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4|回复: 0

读《寂寞陈演恪》有感《一》

[复制链接]

88

主题

74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091
发表于 2015-8-27 20: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春永驻 于 2015-8-28 09:16 编辑

                          读《寂寞的陈寅恪》有感
   再次拜读《寂寞陈寅恪》已是风雨凄凄,秋之临近。翻书见文,真乃精金美玉,力透千钧。洞察幽微知晓天下的卧龙大师从历史的雾霾重现,引我进入那些山呼海啸长歌当哭的岁月里……
历史的镜头聚照着一代文弱书生。几天来我冲破时光的遮蔽,站在大师身旁,欣喜地与智者交流。常常感动的泪流满面,不能自拔。
我顺着书中脉络简单做一介绍。
                                           书香门第
    陈寅恪祖父陈宝箴生于道光十一年(1831)年农历正月十八晚上,刹那间人们看到陈家大屋上空红彤彤一片,吉星高照。陈宝箴从小天资聪慧,1851年金榜题名中了举人。(后中进士)给三世期盼的陈家带来久违的狂喜。
在洪秀全起义太平天国的时代背景下,在曾国藩的感召下,陈成为团练的随同帮办。历史从来不会是一种单色,不可避免的衰落和沉沦的同时,晚清中国开始呈现出缕缕炫目的彩色。陈宝箴的仕途生涯始于军旅,挡住石达开进攻,擒幼王……1865年升任直隶总督。平苗乱、除恶霸、疏河道、种番薯。甲午战争后新任湖南巡抚,大刀阔斧走马上任。他令人不忘的是湖南新政。开矿设厂。架电线,搞水利,甚至创立发电厂。湘乡大地千家灯火,开了电灯先河。为此平实素雅的象限风光被雄才大略的陈宝箴抹抹点点地弄出许多新鲜的美丽颜色。可惜因戊戌变法的牵连,新政中断被判赐死。
陈三立即陈寅恪之父,进士。著名诗人。年少博学,洒脱而不受礼法约束。(父亲新政时他在协办)。“清末四公子”和“维新四公子”陈三立均在其列。对陈三立来说,政变以前的湖南新政带给他澎湃的激情和美好的向往,希望“营一隅为天下倡,立富强之根基。”可惜戊戌政变飓风一样拔地而起,陈三立被加上“招引奸邪”罪名,与父亲一起革职。无意仕途,与友人以诗文相遣。兴办社会事业,仍极热忱。办家学、助办小学。积极筹建铁路等……
   陈寅恪(陈三立三公子)生于光绪十六年五月十七日(189073日),此时陈家春风得意,一切美好。
当洋务运动微笑着走向覆灭,新的社会与文化更大希望正在悄悄孕育。生在进士之家的陈寅恪及他的兄弟们,显然要受到此环境的熏陶和影响。陈寅恪早年即养成吟诗唱和的习惯,产生坚厚的经史学功底。童年的他极喜欢读书,无书不观,夜以继日。旧日既无电灯,又无洋蜡,只用小油灯,藏于被窝中,加之印本之书字小模糊,对视力损伤极大,而有时阅读爱不释手,通宵达旦久之形成了高度近视,视网膜剥离。
                                                    出国
     1902年春13岁的陈寅恪随长兄陈衡格从上海出发,踏上了赴日的航程。到日本留日学生已七八千人。进入了东京弘文学院学习,并与鲁迅相识。同年夏天趁暑假返回南京,与五兄隆恪一同考取官费留日。1905年陈寅恪患脚气病不得不回国疗养。在调养中于1907年插班考入上海复旦公学。后来是著名浙大校长的竺可桢是当年同班同学。1909年陈从复旦公学毕业。赴德留学。1910年考入柏林大学语言文学。1911年难缠的脚气病又一次发作,需易地疗养。(陈寅恪的脚气病频频发作是常年营养不良造成。在国外学习期间费用不够常常断档,饥一顿饱一顿。)后转入瑞士苏黎世大学学习。辛亥革命后陈回国抵达上海。感受到国内的巨大变化,心情复杂。诗中发问:“悠哉京洛为何世,转徙江湖接胜流。”和“西山亦有兴亡恨,写入新篇更见投”的世道沧桑的感慨和悲凉幽忧之情怀。1913年春陈寅恪考入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社会经济部学习。在这里他系统的学习了西方政治经济学知识。初步形成了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分析社会 陈寅恪在巴黎另一收获是通过王国维先生结识了20世纪欧洲著名的东方学家伯希和先生 。1909年伯希和为一睹敦煌文书真迹来到中国。他的治学方法和研究兴趣对陈寅恪的影响是巨大的。陈寅恪在学成归国后执教清华国学研究院的近十年间,其治学路数在很大程度沿袭了伯氏。例如敦煌研究、藏学研究、蒙史和突厥学等研究。
1914年秋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陈寅恪匆匆回国。期间曾担任蔡锷的秘书、为江西连阅留德学生试卷三年、期间还在家中侍奉父母和博览经史著作。1918年冬陈寅恪因世界大战他不得不离开德国而登上了开往美国的轮船。1919年初,陈寅恪进入哈弗大学。学习梵文和巴利文,还研习中古文学和佛学。
在美期间经俞大维介绍,与同在哈佛文学院学习师从于白碧德教授的留学生吴宓相识。吴宓曾在《空轩诗话》中回忆当时的激动和敬佩心情:“始宓于民国八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得识陈寅恪。当时就惊奇博学,而服其卓识。吾必以陈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从此他们交往日多,友谊渐厚,直至暮年。陈寅恪爱书成癖,常常紧缩开支,省下钱来买书。常常光顾旧书店,花不多的钱就能买到有价值的好书。
在哈佛攻读三年后,陈寅恪离美赴德,到柏林大学继续攻读梵文和东方文字。此大学的东方语言文字学研究处于当时世界领先水平。陈寅恪为学之勤,学士之富,在留  学生中屈指可数,然而他并不是一个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对家国旧事和当今情势等陈寅恪都很在意,也很乐于同人讨论。               《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9-17 20:36 , Processed in 0.08413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