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02|回复: 0

鲜血在生命中荡漾(作者:路受光)

[复制链接]

475

主题

1368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90
发表于 2015-9-26 10: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鲜血在生命中荡漾

路受光



    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看到流动的献血车,我都会想起我们兵团战友那次真正意义上的无偿献血。

    1970年初,我在青海兵团一团卫生队。那个冬日的夜晚,我正在值班,接班后我熟练地做完了晚间治疗。电灯就忽明忽暗地闪了三下,这是熄灯的前奏,我赶紧拿出煤油灯,用酒精棉球擦亮灯罩,那是我们亲手用两只罐头瓶特制的很亮的灯罩。再给灯灌满了油。又从抽屉里拿出手电筒,换上三节新电池。这时门开了,我抬头一看,那真是人没到肚子先到:来产妇了。

    她叫卫华,以前来卫生队做过检查。她有一个女儿,这次实指望生个儿子。

    产程很顺利,胎盘娩出及时而完整。不巧的是,又是一个女儿。我们就安慰她,当时,兵团流行“五分制”——两个男孩是两分,两个女儿是三分,先男后女是四分,先女后男是五分。我和她说:“你得了三分,及格万岁!”正开着玩笑,我看到她脸色不好。


  仔细一检查,卫华流血很多。我们一般是用弯盘来计算出血量,一盘大约200毫升,就这一会儿,我给新生儿清理完口腔,处理好脐带,再用小棉被把她包好,她的流血足有1000毫升了!


    我顿时紧张起来,又检查了一遍胎盘。胎盘完整光滑,胎膜也完好无缺,查不出流血原因就无法给她止血。我只好先给她滴上葡萄糖,又立刻跑去叫醒值班的黄医生,我和黄医生边往产房走,边给她讲了大概情况。来到产房后黄医生又亲自做了检查,然后下了医嘱:加快输液速度,幷加输代血浆。


    此时两根输液管同时往她身上分别输着葡萄糖和代血浆。但仍是杯水车薪,因为她血流如注,此时的她血压下降,面色苍白。但出血原因仍未找到。黄医生也急了,说:“你快去把指导员和队长叫来,让他们去团部要车要电!”我也顾不上夜深害怕了,拿起手电筒就跑。好在宿舍离卫生队不远,叫醒了队长和指导员,向他们转达了黄医生的话,又跑回了产房,只过了一会儿,电灯就亮了,之后团部汽车班的司机也把车开过来了。


    两位队领导听取了黄医生的建议:由黄医生亲自带车去师部医院请医生。当时卫生队条件很差,没有血库,只有部分备用血浆,而这一阵血浆也用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卫华的状况越来越差,收缩压直接就测不到了,舒张压也已降到了最低点。呼吸和脉搏也越来越微弱。葡萄糖和血浆的滴速及质量远远不及出血的凶猛。其实这些只能暂时扩充血容量以维持生命。我只能一会儿加点液体,一会儿换袋血浆。望着时钟上转动的秒针,耳朵里拼命倾听着汽车的轰鸣。


    从团部卫生队到师部医院大约有100多里路,而从卫生队到通往师部医院的大公路就有30里,这段路路况很差,路面坑坑洼洼,尘土飞扬,车速很慢,1/3的路程可能要耽搁一多半的时间。


    束手无策的时刻倍受煎熬,看着卫华还在流淌的鲜血,我想起了不久前发生在兵团的悲剧。我们团三连那位德州战友,产后突发大出血,当时也是在夜间,等到救护人员赶到她家时,她已经休克了。最终连出血原因都没查清楚,她就停止了呼吸。三团那位宫外孕大出血的战友在往师部医院送的路上,血洒沙滩,将年青的生命过早地献给了戈壁。一团十一连那位青岛战友是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出血,当医生确认孕妇和胎儿二者不能兼顾,问她丈夫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时,他声嘶力竭地喊着:“大人孩子我都要!”……


    师部医院妇产科的刘医生终于赶到了,卫华却失血过多而休克了。在来的路上,黄医生已经详细地跟她讲了病情。刘医生简单做了检查,下了临时医嘱:“马上做宫腔探查。找出流血原因!”并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我:“戴上手套,按我的指挥去做。”我顿时愣住了——这是让我做而不是刘医生亲自做,可是我根本就不会做。


    就在这一刹那间,队长把手套递了过来大声催促:“还愣着干什么?抓紧时间!”我立刻戴上手套,在刘医生的指挥下将手伸进了宫腔。刘医生又下了命令:“五指并排伸开,将宫腔内壁扫一遍,看是否平整光滑,再看有没有异物。”此时卫华正处于休克状态。初次做宫腔探查的我还是小心翼翼,生怕触疼了她。突然我好像真触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厚墩墩的。但好像粘在宫壁上,纹丝不动。我如实向刘医生汇报了。刘医生问:“有多大?”我用手绕着这异物转了一圈说:“厚薄像柿饼,但比柿饼略小一圈。”刘医生随即命令我:“用小指侧面把它从宫壁上剥离。”在她的指挥下我开始试探着往下剥。那是用手掌的小指面在异物和宫壁之间的钝性剥离,是很有难度的——用力小了,剥离不下来,而用力大了又怕伤到胎盘,造成更多出血。全身的劲都集中在手上,手脖子累得又酸又痛。好在这异物不大,只一会儿,我就将它“驱逐出境”。


    在场的人都围了过来。刘医生用镊子和止血钳将它夹起,反反正正检查之后,用手举高了对我们说:“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是副胎盘,它通常隐藏在胎盘下边,因为它有独立的血管和完整的包膜直接与母体相连,和胎盘没有牵连,在胎盘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所以当胎盘娩出时很难发现异常,出血就是它造成的。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考虑是否有副胎盘的存在,这种情况很罕见。”


    副胎盘剥出后,我立刻给卫华做了腹部按摩,并注射宫缩剂,流血明显减少。我加快了输液速度,代血浆也快输完了。当我要再给她换一袋血浆时,才发现只有一袋了。副胎盘剥离的喜悦在我心里还没有荡漾开来,立刻又被眼前的困境击倒了。我正想跟队长汇报这个不幸的消息,却怎么也找不到队长了。这关键时刻队长到底去哪儿了?我一着急,浑身冒出了冷汗。一袋血浆维持不了多长时间,而此时卫华的休克还没有纠正,如果血浆再续不上,她的生命仍然危在旦夕!


    平时,我们若在工作时离岗,队长会严厉的批评我们,而此时他却离开了抢救现场。


  这时门开了,队长双手捧着装有鲜血的滴瓶走了进来。产房里的人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他。队长说:“停葡萄糖,直接输血!”输血必须用大针头,可卫华因失血过多,血管没有血液的充盈已干瘪了下去,根本就没法穿刺了,只好请来外科医生,在她脚踝处找一根血管,用手术剪刀顺着管壁剪开,拔掉输液器针头,直接将输液管插进静脉血管,再用消毒辅料和胶布将血管与皮肤粘合固定。


    鲜红的血液,带着兵团战友的体温和对生命的呼唤,一滴一滴地流进了卫华的血管,流血止住了。血液重新纳入周而复始循环不止的正常轨道,灌溉着卫华的五脏六腑,滋润着她的肌肉骨骼。她的嘴唇首先泛起了红润,呼吸和脉搏也在逐渐好转,一直绑在胳膊上的血压计也传来了好的信息。慢慢地,她睁开了双眼,眼泪流下来,嘴唇微微颤动,费力的吐出了三个字:“还活着?”鲜活的生命又回到了她身上,我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刘医生走了过来对我说:“小路,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这宫腔探查本来应该我做,可一来我刚进门手太凉,对产妇刺激太大;二来呢,你现在不学更待何时?如果以后再碰到类似的情况,难道还要深更半夜兴师动众去师部医院请人?这是我在来时路上就和黄医生决定的。抢救病人分秒必争,可我心中有数。我同时也做好了宫腔探查和剥离的手术准备。”本来就泪眼婆娑的我,听到这里泪如雨下。


    这次的经历为我以后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正应了《红灯记》中李奶奶那句台词:“有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都能应付。”


    刘医生也是山东知青,比我调到卫生队早,一直在妇产科工作,经验丰富,知识全面,又去内地大医院进修过,后来调到师部医院妇产科。平时我们在工作中碰到难题常常向她请教,今夜她一进门,医嘱就一道接着一道地下,最终将卫华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可见其身手不凡。


    这时连队战友送来了小米粥,里面加了大枣和红糖。这在那物质生活特别匮乏的年代,是极为稀罕的,可能是从几千里之外的家乡带来的。还不时有人送来鸡蛋、挂面等营养品。最后队长不得不派人在门外挡驾,一边收下礼物,一边告诉大家卫华现在情况很好,只是还需要安静休息,请大家以后再来看她。卫华的各项生命指标还在继续好转,大家的情绪也放松了许多,于是有人陆续讲了刚才发生的事。


    我这才知道,队长接到通知后跑步到了机务连,机务连连长再去叫醒发电班电工,送来了长明电。那时格尔木没有发电厂,各单位都是自己发电,我们团供电到晚上10点,全团场只有一条线路,没有开关。因为只供照明,天黑了一发电,灯就亮,10点发电机一停,灯就熄了,也不需要开关。这天半夜一发电,团场周围所有的灯都亮了(这事发生以后卫生队有了专线,再有这等事就不会影响别人了)。睡梦中的战友们突然被耀眼的灯光刺醒,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团部广播室的喇叭里播出了号召战友们为卫华献血的消息。于是大家纷纷离开了热被窝,冒着严寒涌向卫生队,主动要求献血,卫生队一时人满为患。


    睡意朦胧的战友们来了;正在地里灌水压碱的战友们,提着马灯扛着铁锨来了;出差在外刚从格尔木步行几十里赶回连队的战友来了,大家都希望从自己有限的血液中分出些许来救治垂危的战友。他们挽起了衣袖露出胳膊,握紧拳头说:“要别的咱没有,要血没问题,无论抽多少血也要把她救过来!”


    队长指挥着卫生队工作人员,边化验边抽取相配型的血液,还要边向那些不宜献血的人做着劝说。我们班最苗条的小青也来了,伸出她那细细的胳膊非要抽她的血,大家怎么劝都不行,还是队长大声说:“别添乱了,就你那体格,别人给你输血还来不及呢,你还想给别人输血!”就这样,血液源源不断地流入了卫华那近乎干涸的血管。当时大家也没有想过输血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更不象现在输血后有象征性的营养品。战友们抽完血,放下袖子扭头就走,甚至连一张白条都没有。抽完血回家哪有什么营养补充,午饭吃的照样是粘掉牙的青稞面馒头,喝的是用我们自己的话说:能照出星星月亮的干菜酱油汤。


    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件真实的病例,铭刻在我的心中。现在只要我一闭上眼睛,那天的场景就在脑子里浮现。忙碌的身影就在走动,鲜红的血液就在滴瓶里流动,每一滴血液就是一颗鲜红的宝石接连不断地激荡着液面,泛起微微涟漪,引起我无限的遐思。象黄河,似长江之水,发自昆仑,源源而来。每一滴鲜血都是一个跳动的音符,带着高原上那患难与共的战友情,奏响了美妙的乐章,在生命的五线谱上荡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6-16 22:44 , Processed in 0.14984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