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83|回复: 0

修理工的苦与乐(作者:袁斌)

[复制链接]

476

主题

1370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707
发表于 2015-9-26 1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修理工的苦与乐  
                                           青岛袁斌


     我参加青海兵团后开始在连队当农工,每次去机务连,见到一些浑身沾满油污的修理工时,我就很是羡慕和尊重他们,认为他们干的是技术活,自己就是干农工的命,可能这辈子也干不上那种工作了。
     没想到有一天突然接到让我去机务连的调令,真是喜出望外!我打起行李高高兴兴地来到机务连报到,机务连专为我们这些新来的人员办了一次学习班,我十分珍惜这次学习机会,认真听讲,做好笔记,在结业考试中取得了最好的成绩。连领导对我很器重,把我留在了修理车间当修理工,当然是先做学徒,而其他人都分到连队去当了拖拉机手。
我很珍惜这份工作,白天在车间虚心地向师傅们学习修理技术,晚上回来将干活的重点做笔记,并对照图册,认真琢磨、复习。有一次副连长到我宿舍见到了,对我的学习精神很是满意,可嘴上开玩笑说,小心别走白专道路,我说要是真能专了也很好,然后再变红就容易一些,就怕既不红又不专。
    干上了修理工才觉得这个工作也是很不容易的,因我们是小单位,不像大修厂那样有整套的修理设备,我们都是搞小修,哪里坏了修哪里,有时不知哪里坏了,也没有什么探测仪器,就到处乱拆,一直找到坏的部件为止。活是又脏又累,譬如说有时为了抢修,发动机刚刚熄火就需要到地沟下面拆油底壳换瓦或活塞、连杆等,机油会不断地滴在你的身上甚至脸上,但为了完成抢修任务也就顾不了这些,其中滋味只有干过这个工作的人才会知道。
    那时也没有清洗零部件的设备和清洗液,就是用汽油或柴油在一个大铁盆中清洗,汽油含四乙铅对皮肤有腐蚀作用,那时也不懂这些,所以冬天手裂口子也不知是何原因。另外,我不习惯戴手套干活,有时用力过猛,就会把手上的皮碰破,经常是遍手鳞伤,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手背上布满的小疤痕至今都清楚可见,它记录着我干修理工的经历。  
    还有一次手动抽油泵坏了,师傅就用嘴对着管子抽汽油,管子较粗,总抽不出来,师傅累了就换我抽,我用上全身力气猛抽,油是上来了,但冲劲很大,一下子就穿过喉咙吸进了食道和胃里,马上就引起了一连串的中毒症状:头晕、恶心、肚子痛,赶快跑厕所拉肚子,连大便都冒着汽油味!师傅劝我回去休息,我也不回去,继续坚持工作。五脏六肺一连好几天都不舒服。  
    兵团的老师傅们对待徒弟最好,只要你肯学,他们一般都会毫不保留地教给你,但别的单位就不同了,对此我深有体会。有一次,机务连派我到青海省汽修三厂学习大修,我是一个很爱问问题的人,遇到什么问题就愿意刨根问底,不但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很多师傅就很保守或者是也不太懂,他们的回答经常使我感到失望,只有自己琢磨。我把遇到的问题都归纳起来,利用星期天休假时间带着问题专门到青海汽车制造厂学习,那里的工人大部分是劳改释放人员,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本着尊重知识和科学的态度向他们请教,他们也认真地给我传授经验,使我从中学习了不少东西。
   在机务连时间待长了,浑身上下满是油污,只有在下班后才换上干净衣服。记得我上班时,常穿露着棉絮的军垦黄棉衣,再扎上一根草绳子或铁丝,完全是一副乞丐的打扮,感觉很好玩。这身打扮我也敢经常去团部商店逛逛,不觉得难为情。熟悉的人见了感到很惊讶,我就开玩笑说:“我既不谈恋爱,也不搞对象,不需要打扮,这不很好嘛。”说得周围人都笑了。谁知这不经意的谈话却引起了一位穿戴整齐、打扮干净利索的女售货员的关注,她其实并不认识我,却对我有了好印象,后来她通过别的战友转达了她爱慕的意思。我很敬佩她那种不以貌取人的思想,并从心里感谢她能这么看得起我,但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我当时就是有点不识抬举,没有心动的感觉,按现在话来说,可能是没有眼缘吧,于是婉言谢绝。
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再去商店乱逛了,可有时为了一些生活用品还非去不可,她偏偏就负责卖生活用品,我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害怕看见她,一见她就紧张,有一次在她的柜台上买了一些日用品,由于很紧张,临走时竟忘记拿买的牙膏了,她把我喊回来,我红着脸拿上后连声谢谢都忘记说,狼狈逃窜。
又过了一段时间,不知是哪位中间介绍人泄露了这个秘密,但把事情说得走样了,把我说成是自以为很有前途,高傲自大看不起人家,真把我给冤枉死了!我只好一笑了之。直到现在,我内心都感谢那位售货员战友,她不以貌取人,不嫌贫爱富,在我可谓衣衫褴褛的情况下还会看得起我,想起这些,我从内心默默祝福她一生平安、幸福。
   修理工也有快乐的时候,就是眼见那些“苟延残喘”的汽车或拖拉机,经过我们的一番忙碌后,使它恢复了“健康”,重新启动,发出欢畅的轰鸣。这时,我最愿意去启动发动机,试运转后再把这些拖拉机或汽车缓缓开出修理间,铿锵有力的马达轰鸣声,好似一支欢快有力的进行曲,此时的我,心中会充满了一种自豪感,就像一位医生挽救了濒死的病人,同样是很有意义的。  
    在机务连工作期间,我见副连长经常凭听觉判断车辆的故障,很是好奇,很想学会这一手绝活,这对初学者来讲谈何容易!刚开始听发动机,都是一个声音,经副连长传授指教和自己留心观察,慢慢也可分辨出一点故障声音了,但具体毛病在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我也说不准。也有一次例外,一位老司机要出车,他的车发动后,我听声音有点异常,就告诉了他,他毫不在意,可能认为我是个新手不懂瞎说,开上车就走了。两小时后车真的坏在路上,连里又派车将他的车拖了回来,经检查是活塞破了。这件事搞得他很佩服我,我也承认是“瞎猫碰上个死老鼠”,但就算是“碰上”,也与我努力学习分不开的。    干修理工毕竟也有点技术,比较受人尊重,司机也叫我们“师傅”,但我自己心中也很有数,这些活司机也会干,只是由于脏累,他们不愿意干罢了。     
    机务连驻在团部,老连队的战友一般都是星期天来逛团部商店,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自然就想起了我,凡是来者那都是看得起我的人,我都好好招待,给他们打饭吃。但那时我们机务连不是大锅饭,每人一个饭卡,按定量吃饭,战友们不知道这些(连队里都是大锅饭,不限定量),但对我们来讲,认识的人多,来的人就更多,那点定量根本不够吃,还没到月底饭卡就吃光了。无奈,就只好在星期天跑到各连队去吃大锅饭,只有这样才可接济到月底。  
   四十多年过去了,随着科技的发展,汽车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故障率不断下降,以前学的那些修理技术已逐渐被淘汰,但当修理工这段经历却永远地保留在我的脑海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8-25 10:30 , Processed in 0.06841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