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6|回复: 0

养鸡旧事(作者:王冬孩)

[复制链接]

475

主题

1368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90
发表于 2015-9-26 10: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养鸡旧事
王冬孩


在那贫穷困顿的年月里,妻生第一个孩子连一个鸡蛋也没吃上,全靠一碗红糖小米稀粥调养身体、催发奶水,营养不良让她落下了一身的月子病。听老人说:月子里落下的病还需要月子里治,也为了能生一个女儿,两年后,妻又怀孕了。为了不让当年的悲剧重演,我下决心自己养鸡,碰巧格尔木的朋友小杨托人捎话:他给我买了五只小鸡雏,让我赶紧去拿。我所在的连队驻地距离格尔木约摸三十里,平时来去全凭到公路上拦截过往车辆,这是当地约定成俗的规矩,停车载客理所当然,反之则被唾骂。
那天去时一路顺风,返回时该我倒霉,在大坝上(固定的挡车点)却挡不到一辆车。眼看着活蹦乱跳的一只只金黄色毛茸茸的球,逐渐变得低头耷脑,鸣叫之声越来越小。怎么办?怎么办?好不容易到手的五只小宝贝千万可不能命丧黄泉,走吧,拿步丈量着回连队?几个急于回家的战友一商量,便撩开了大步进行急行军,四个小时后进了家门。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侍弄这五只小宝贝:饮水、喂食,随既用一只旧子弹箱子为它们搭建了个舒适的小窝,这才按照惯常习惯去洗手浴面净唇,然后手托一只精致的青花玲珑碗,眼瞅着欢蹦乱跳、吱吱鸣叫的小宝贝,将碗里的烂锅面条喝得唏哩呼噜一阵山响。
从此它们过上了王子公主般的幸福生活,除了一日三餐的喂它们麦子粒、鲜菜叶外,夜半还用从三千公里外带来的麦乳精或鱼松,加上面粉掺和到一起合成面团,搓成黄豆粒般大小的颗粒给它们加餐。说实话,我们每天都是水煮大头菜就黏馒头艰难度日,过的是一两个月见不到一点肉星的半苦行僧式生活,鸡雏这样的待遇堪比中央首长。
半年后,妻生了,我们未能如愿,他生的依旧是一个男婴,我有了第二个儿子。这时小鸡雏尚未长成,为了妻的身体,为了婴儿有奶水吃,只得请它们提前做贡献。将两只公的请人杀了,熬了一锅小公鸡汤。妻的奶水下来了,多的儿子吃不了,便挤到茶缸子里放上糖让我喝。我享受不了想倒了又觉得可惜,便突发奇想用奶水代替水合面,搓成面团喂剩余下的那三只鸡公主。这一招煞是了得,不久三位小公主就出落成了羽毛雪白、鸡冠艳红、双腿若金的标准的来航鸡姑娘。
许是为了感谢我对它仨的偏爱?还是报答对它仨精心的喂养?三位鸡姑娘标着劲儿的比着赛的下蛋,其中那位最漂亮的二公主,常不常的一天下两个蛋来回报我们;简陋的小院里“咯咯哒”的欢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从此,不但妻的身体得到保养,儿子每天能吃到一碗鲜嫩的蒸蛋羹,连我也隔三差五的能享受到两个油煎荷包蛋。
然而好景不长,一场鸡瘟令我的两位鸡姑娘暴亡,只留下了身材最娇小玲珑的那位三姑娘。哀婉悲伤之余我下决心要重振我养鸡场往日的辉煌。当年回山东探亲时将大舅送我小妹玩的五只白洛克,不辞辛劳、千里迢迢,先火车后汽车;多次躲过列车员的检查,费尽波折带到了青藏高原上。因为来之不易故而愈加珍惜,除了依旧采用当年的饲养方法百般呵护、精心照料外,还将鲜羊皮泼上水令它生出蛆虫,隔个三天两早晨就将羊皮打开,将里面嚅动的蛆虫抖搂到地下,让它们饱餐一顿。
白洛克是世界有名的蛋肉兼用良种鸡,生长速度奇快,也就半年时间便由小鸡雏长成了或亭亭玉立的鸡公主或高大威猛的鸡王子,亦是雪白的翅羽、高耸的红冠、金黄的双足。老天爷还真是特别的眷顾我,雌雄搭配安排的是恰到好处——一位王子率领着四位公主,在我的小院里幸福恬然的过起了美妙的家庭生活。雄的高视阔步、器宇轩昂,雌的温文尔雅、贤淑安详;我们家又过上了天天有鸡蛋吃的幸福生活。
白洛克不但下得蛋特大,估计六七个就有一斤;还可以抱窝孵小鸡雏呢,这在购买小鸡雏特别困难的荒原上无疑是个意外的惊喜。于是我就利用它的这一特性,连续的抱了几窝小鸡雏。不久,我的小院里就拥有了十几只下蛋的白洛克大姑娘,每天捡的十几只鲜鸡蛋吃不了怎么办?就腌成咸鸡蛋保存起来慢慢吃。
有战友见我家的鸡品种优良,便拿他们的土鸡蛋换了我的洋鸡蛋去抱窝育雏,以求改善他们家鸡群的基因。
就在我颇感骄傲和自豪时,我家的鸡群开始出现病状,先是莫名其妙的打蔫儿,不吃食儿,当然也不下蛋了。接着便开始拉不下屎,肛门红肿数天后随之死亡。我颇感疑惑,连队里并没有鸡瘟流行,证据是别人家的鸡全都安然无恙,唯有我家的优良品种面临灾难、面临灭顶之灾。为了弄清楚原因,我便对死鸡进行了解剖,发现鸡嗉子里全是发绿的麦粒;鸡肠子也全是暗绿色的,发出阵阵令人欲呕的恶臭味。我顿时恍然大悟,还用说吗?这是被人投了毒呀!一时间哀从心生、悲痛欲绝、心如刀绞。不是为我的白洛克鸡姑娘,是为我们这个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上繁衍生息,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人呀,战友呀、朋友呀:你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你们的心胸缘何如此的狭窄?行为如此的猥琐?灵魂如此的肮脏?手法如此的卑鄙?我愤懑!我憎恨!我更无语!我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我茶壶里煮饺子——有嘴倒不出。
这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那时我们满头青丝,祖国和人民都生活的艰难困苦、缺吃少穿。今天我们白发飘拂,满超市和农贸市场上摆满卖不完、数不尽、吃不了的鸡鸭鱼肉,当然再用不着自己动手解决生活难题。
记下这段旧事,作为对当年困苦生活的一段回忆,提供给后代子孙一段可供茶余饭后消遣的笑谈。
2010-12-29于岛城三无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6-16 22:45 , Processed in 0.12273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