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90|回复: 0

永远不会忘记的战士——王世新烈士(作者:卢虎)

[复制链接]

475

主题

1368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90
发表于 2015-9-26 10: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远不会忘记的战士——王世新烈士
卢虎


      1967年1月12日元旦刚过,上午我在团政治处正参加一个会议,连队卫生员孙兆临骑马慌忙赶来,哭着说:“指导员,王世新不行了!”“从车上摔下来,车轮砸在他胸上……”
     我见他双手和袖口上都是血,头脑“轰”地炸响了,瞬间感觉神智恍惚,全身无力……
“告诉卫生所,医生去了吗?”
      “医生去了……”
我万分焦急慌忙地跑出来,见到机务连的一台拖拉机正往东开,就不顾一切扒着椅座站在后面挂钩上,在田间路上颠簸着回到连队。家属大院门前站满了战士,见到我,许多战士、特别是女战士放声痛哭起来,这灾难与惨景别说年幼的战士了,连我这个当过十几年兵的指导员也未经历过。
      王世新已被抬进大院南侧一间屋内,躺在土炕上。退伍老兵、排长黄瑞海和袁洪军等人守在旁边。
我查看了王世新的全身,摸了他的头脸,他的手都已凉了,嘴角、身上全是血,左胸塌陷……
团卫生所郭医生说:“赶到时已见瞳孔放大,没有呼吸,打过强心针……”
    黄瑞海、袁洪军和连队的张振柯医生(就业职工,近40岁,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协助、指导着我用温水给王世新擦干净身上的血(翻身的时候,淤血仍从嘴角流出来)。擦洗过全身,顺利地换上了新的内衣裤和外衣,用竹竿在炕周围撑起了一顶蚊帐(新衣服、蚊帐都是我爱人边桂敏拿来的)。战士们把自做的花圈放在屋门口,晚上屋内点亮长明的马灯……。
    那天清晨八点半钟,王世新赶着由三匹马拉的一辆马车,刚从马号出来,驾辕的马突然受惊,瞬间三匹马同时狂奔,车轮被坑洼不平的地面高高弹起,上下颠簸……前面是连队家属大院门外的一片空地,总有一群孩子在那里跑来跑去玩耍(大都2—5岁,我的女儿东东刚过两岁也在其中),王世新不顾一切,拼命死拉缰绳想控制住惊马,马车飞奔了30几米,一次剧烈的颠簸将他从车上抛下,车的左轮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胸部,未松手的缰绳又把他拖出了十几米,王世新再也没能站起来……。
    在那惊险的几分钟里,他是有时间和机会跳下马车,使自己脱离危险的。但是他没有,我们的王世新当时看见了什么?脑海中曾闪念过什么?……
      王世新是个孤儿,苦孩子。很小就失去了父母,连父母亲的模样都无印像,只有一个比他大六岁的姐姐,一起随大爷长大。家里十分贫困,常常吃不饱饭;小学毕业后就辍学了,曾在外面拾荒、捡煤核,拉过地板车……1965年9月他十七岁,响应国家“屯垦戌边”的号召,由山东淄博市博山区不远千里来到了青海建设兵团,被分配到马车班当战士,学喂马、赶马车运输。不到一年时间就担负起马号副班长的重任。
      1966年9月我从“小岛”师部医院去连队上任,就是王世新赶着马车和司务长王敦军一起来接我们一家的(我与妻子边桂敏和小女儿东东)。他们先去格尔木城里买菜,下午三点多钟来到“小岛”,连人带行李整整装满了一车。初次见面感到他有些腼腆,待人礼貌和蔼,一路上熟练稳当地赶着车没说几句话。“小岛”离连队30多里路,先沿着青藏公路向东行七八里,然后向北拐进农场的土路,道路崎岖不平,遇到大的沟坎王世新都是跳下车小心牵马通过,从吆喝声和动作上可以看出他非常爱护他的马和车。我们一路向东经过农六连、农五连,到达三连已是下午六点多钟了。
      没想到,这次旅途是我与王世新唯一的一次较长时间的接触与交流。
      农一团三连是农建师里较大的一个连队,知识青年加上退伍老兵、干部工人、就业职工与家属孩子共有三百多口人;也是全师条件最好的连队。有约五千亩大田、二十亩菜园、两个猪号(四百多头猪)、一个鸡号(一千多只鸡)和一个水磨粮库(利用渠水磨面)、一个马号。马号中服役的马有近四十匹(七八辆大马车),六七头牛(两三辆牛车)等,在北草原上还放牧着八九十头带着小马驹的骒马群。马匹要精心喂养、呵护,昼夜值守,运输任务更是繁重:每日深入北草原拉沙柳木(连队做饭取暖全靠它)、向地里送肥、运送粮草饲料豆秸菜蔬各种物资。在马车班里工作的都是身强力壮、吃苦耐劳、工作责任心强的男战士。王世新是他们的模范和带头人,起早贪黑默默去干最苦最困难的活,带上一壶凉水几个干馍就出发,是经常的事。干部战士们都充分地信任他,爱戴他。
    “在危急时刻王世新是不会抛开他的马车的!”
    “王世新要拼命控制住受惊的马!”
       “他不顾一切死死地拉住缰绳,根本不会去想自己的安危!”
    “他看见前面有孩子,他只能把危险留给自己!”
       “他只一个念头,就是让马车尽早停下来!”
        ……
这是所有干部战士家属一致的看法,凡我询问过的人都这样说。
      连队成立了治丧小组,党支部向团里写了为王世新申请烈士的报告,师副政委闫文俊亲自批条为王世新制作棺木。在连队整齐的营区里,腾出连部隔壁的一个大房间布置了灵堂,时值严冬,入殓后连队干部、老兵、战士的代表一起扶灵转入。还记得一路上是赵心中不断呼唤着王世新的名字,叨念着:
      “王世新,咱们启程啦,送你去连队营房!”
      “王世新,现在过了马号,转弯了!”
      “通过了小树林,进了咱们的营区啦!”
      “王世新,咱们进门啦!”
       ……
      王世新的墓地选在连队南支渠外被沙柳包环绕的一块安静避风的空地里,从那里可以遥看南面雄伟的昆仑山脉,站在它北侧高大的沙柳包上俯瞰大田、远处白色的营房与菜园、油菜地……整个连队都清晰可见;支渠两岸生长着粗壮的沙柳树,夏秋沙柳花开放时墓地四周总随风飘溢着浓郁的花香……大家在吴希文副指导员带领下转了大半天,最后是按照战士代表贾富华的意见选定下来的后来这里成为全团的墓地)。
      在墓地中间位置,灌水班挖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十分整齐的长方形墓穴,马车班战士郭君波去小岛工程团拉回一车砖头,协助小木匠薛玉柱在滴水成冰的冬季,昼夜不停砌成了一个拱顶的墓室。
……
      半个月后王世新的大爷和姐姐从博山赶到了连队。干部战士以最隆重的礼仪接待了亲人。
      还清楚记得在灵堂里大爷和姐姐抚摸着王世新的脸和身体失声痛哭,所有在场的人都一起流泪;在连部由马车班战士和班排连代表分别向亲人介绍了王世新牺牲的经过和在连队生活工作的情况,转交了遗物;在董贵生连长引导下,大家陪同大爷和姐姐看了王世新生活工作的马号、宿舍,参观了连队……。
      下葬那天,在墓地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郑昌茂师长和一团政委漆以章及各连队代表均来出席。每个班的战士都自己动手扎了各种纸花,用沙柳条编织了十分精致的花圈——用心灵编织的花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因病忘记了许多往事,但那些编织得如此精致美丽的花圈仍深深印在脑海中,在以后所经历的各种场合里,我从没有看见过能与之相比的花圈)。
      后来,为烈士扎花圈和扫墓成了连队的传统。每年的元月十二日和清明节,各班战士们都会自动扎出这样的花圈,表达了大家对王世新烈士的思念之情。
      由孙凝淦作词宋道明配曲,李玉萍和孙树清演唱的山东琴书《英雄王世新》,也成了连队战士演出队首个自编自演的保留节目,逢节会必演出,百看不厌。清澈优美的歌声传遍了格尔木的山水田野,是我们共同的心中之歌。
    三个月后,王世新的烈士证书由国家内务部颁发下来,正值淄博第一批战士开始安排探家,证书由南同海带回博山交给了王世新的大爷和姐姐。王世新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6-16 22:45 , Processed in 0.10357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