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63|回复: 2

军垦记忆:进驻马海三站(作者:林曰岩)

[复制链接]

476

主题

1370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707
发表于 2015-11-22 20: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垦记忆:进驻马海三站
林曰岩



       1966年3月26日,青海农建师马海老五连在青岛市的市北区组建成制。全连208人,其中:青海省派来的正副指导员、正副连长各1人,从兵团回青带兵的知青排长4人(男、女各2人)市北区知青200人,(男、女生各100人,平均年龄17岁。)连队四四制编制,班排长全部由知青担任。我被临时指定为一排二班班长,全班12人,临行前拍照留念。
(第二排右一是我,前排中间是副班长,第二排右二“于达”已去世。)


       4月1日我们从青岛火车站乘专列出发,行程2464公里,到达青海省省会西宁市,在火车站受到各级领导及各族群众的热烈欢迎。
       我们住在城西的省农牧厅招待所。在那里,上级给每人发了一件皮大衣、一套棉衣和一双大头鞋;还给了几包棉花,让我们自己加厚被褥。我的被褥被同街道的女班班长拿去加了许多新棉花。
      休整几日后,我们改乘大客车,途径日月山、倒淌河、青海湖、黑马河、橡皮山、茶卡、德令哈、大柴旦,行程768公里,4月13日到达海拔2800米的马海三站。
      那天,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太阳,没有风,空气干燥、清冷。
三站有高大的矩形土围墙,四周是荒野、没有流水。客车从南门进入,缓缓驶向院内厚厚的积土,那积土就像水一样向两边流淌。客车在前院停下,车辙两边的土又自动合拢,平静如初。(照片1:三站的南墙、西墙)
image004.jpg
       战友们陆续下车。我和一班战友“老游”坐在大客车的最后一排,起身望去:前院很大,可以踢足球;围墙有3米多高,是一层一层的干打垒,就像原始地貌的断层;北边有10栋土房,分东西两排,每排5栋。(每栋有屋10间;东边南数第四排的那栋房屋,倒塌 8间,土坯散落,西头两间没倒,连部用它做了仓库。)两排房子的中间是冲着南门的南北通道;院子里没有树,没有草,没有欢迎的标语,满地浮土;没看见有人出来迎接,静悄悄的!
      一路行车,尘土飞扬灌满车厢,战友们个个浑身是土、面面相觑。
      我最后一个下车,一脚闪进空落落的浮土里,细绵绵的土立刻灌满了我的大头鞋。那浮土至少有20公分厚,干燥粉细像似山东老家的地瓜面。我们从车顶取下行李,踏着厚厚的浮土走向营房。
      一栋营房有4个门。我们要进住的营房在西边的第三栋,从东边数第二个门。走到房前,只见草泥抹的墙皮已有部分脱落;窗户外面表糊着一层黄裱纸,中间有一块巴掌大的玻璃;门是开着的,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
      还没进门,我班年纪最小的那位战士,把行李往浮土里一扔,一屁股坐在行李上,低着头暗暗抽泣,不时地用衣袖抹眼泪……。那年,他十六岁。副班长站在一旁默默地流泪,黄土糊住了他的眼镜,成串的泪水把满脸的黄土冲出两道沟痕…… 。
      我和排长进门一看:里面是三间通屋,东间、西间和堂屋。东、西间各有一个南窗,堂屋有门无窗。每间屋的北边都是一个贯通东西的大土炕,占据了半个房间。炕上炕下都是浮土。窗户是用沙柳木做的窗棂(ling),不能打开,黄表纸和那块小玻璃透进的光线极其微弱。屋顶是用红柳枝条铺的,被烟熏得黑乎乎的,在昏暗的光线下,就像科幻小说里的妖怪,张牙舞爪、呲牙咧嘴,阴森恐怖。(后来,我们用铁丝和报纸扎上了顶棚,遮盖了那些充满魔幻的红柳条。)
      我在排长的带领下,到连里领取了笤帚、扁担、筐、绳子、铁锹和水桶。我们先用绳子给柳条筐穿上两只耳朵,然后用扁担把炕上的土拨到柳条筐里,那土却像水一样从柳条筐里漏掉。我们只好到连部找来几张报纸垫在筐里,把炕上、地上的积土一筐一筐的抬出屋外。
      浮土怎么也扫不干净,我们想到洒水。水井位于南北通道的最北边,是口人工开挖的“大井”。从“大井”里打回来的水是浑黄的。我们把水细细地撒泼到炕上、地上。高原干燥,撒上的水很快就干了,浮土也就被压住啦。我们打开行李,把军垦发的黑毛毡一字地铺在大炕上,将自带的被褥枕头叠放到大炕上的北墙根下,就算安了家。
      我们班占用了东边的一间半房屋(简称里外间)。里间的大炕安排了7人,外间的大炕靠东边安排了4人。八连的一个班住在西边那一间半房屋里,我们在这里相遇、相识、交朋友,共同进出堂屋的那个门。
      连部发给我们两块床板。战友“小桂”要了块整的,在里间的南边靠着西墙用木棍支了张床(没有床凳、摇摇晃晃的)。另一块床板是两个半块。我们把一个半块放在外间的东墙下,板下垫几块土坯,用来摆放脸盆和洗漱用具;另一个半块放在里间的东墙下,用来摆放柳条箱和帆布包。
      我把自己的柳条箱用木棍支在里间的窗下,铺上塑料布当“桌子”用,除此之外,没有桌椅板凳,没有小板凳或马扎子,想坐只能上炕或坐炕沿。
      天黑下来了,排长送来两盏煤油灯、两个印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建设第十二师”字样的饭盆,饭盆里放着一把黑色的铁饭勺,还有一把钢精水壶。我们把一盏灯放在里间的“桌子”上,把另一盏灯、饭盆和水壶一并放在外间的半块床板上。
      跟着进来的是一位老兵(复员军人,每月工资六十八块两毛四),他通知我们到炊事班打饭。后来这位老兵就成了我们的正班长,我被降为第一副班长。
      老兵班长对我们讲,他们比我们早到几天,很忙。他说:三站是监押劳改犯的地方,劳改犯撤走后,曾经住过河南青年。老兵来时,许多房间里都摆放着僵尸(木乃伊)。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尸体抬到野地里埋掉;接下来就要立灶开伙,为全连200多人做饭。
      炊事班位于西边的第五栋房屋。我们用饭盆打来一盆馒头、一盆菜,馒头自己拿,菜分着吃。那馒头不熟,放在掌心,两手一合就成了饼。连队没有开水房,食堂用大锅烧开水,很快就分光。我们用自带的茶缸盛菜、喝水。(后来,每人都用津贴买了个搪瓷饭碗,头两年的津贴是每人每月六块半。)
      我们从倒塌的房屋那里捡来土坯,在门前支了个土灶;又到围墙外边捡来干柴,用一只水桶烧水。另一只水桶用来沉淀从井里打来的浑水。
      大家都用自带的脸盆和洗漱用具刷牙、洗脸、洗脚。每人一脸盆水,水中放着口杯,先刷牙,后洗脸、再洗脚,一根毛巾用到底。洗脚时只能坐炕沿,有的战友把脚伸到脸盆里泡一会,然后两脚对搓几下,用毛巾擦干完事。
      洗脚水都泼在门外,一盆又一盆地向外延伸,一举两得:既泼了洗脚水,又压住了院子里的那些浮土。
      睡觉前,我发觉“小桂”没有褥子,幸亏妈妈让我带了两床褥子,正好分一床给他。熄灯时间到了,大家都头朝北脚朝南地钻被窝,北墙寒气重,都带上了皮帽子。七个人睡在一个大炕上,棉被裹身,皮大衣连片覆盖,头挨着头,肩靠着肩,到也不觉得冷!
      半夜起来到院子里撒尿,披着皮大衣,穿着大头鞋,冻得浑身直哆嗦!
      第二天,炊事班安排全连吃饺子。我们班领回一盆肉馅、一盆和好的面和两根擀面杖。年岁大一点的战友都会擀皮、包饺子;不会包饺子的战友就打零杂:挑水、捡木柴、摆饺子。我们把外间的那半块床板放到炕上,既当面板,又当“盖垫”,包好的饺子全部放在床板上。
      炊事班通知:可以到伙房用大锅下饺子,用饭盆盛回,但是要排队。全连16个班,只有一口大锅,不知要排到什么时候?于是,有人提议用水桶下饺子,这一提议得到全班战友的赞成。
      没想到,饺子下到水桶里后,好长时间不能开锅,等开锅后,饺子全破啦!成了一桶“疙瘩汤”……。吃饺子变成喝“疙瘩汤”,气氛沉闷,却无怨言!
      第三天,连长安排九班去“掏井”,同时通知各班到连部仓库领取炉具。我们领到的是一套炉盘、一盘炉条和三节烟筒。然后大家分工:有人捡土坯,有人挑水,有人在门前挖坑和泥,老宋不知从哪里借来瓦刀和泥板,在房门东侧靠墙根砌了个土炉子。大家一起到围墙外边捡来木柴,点火后炉火熊熊,很快就烧开一壶水。这时,有位战友说,要是早一天发炉具,说不定能吃上个“囫囵”饺子!
      炊事班门前的那口井被掏过后,水质明显有所改善,没了昨日的“浑黄”, “清澈”了许多,但是喝起来还是又苦又涩还带点咸。女生用它洗头,需用洗衣粉外加碱面,否则头发就会发粘梳不开。西墙外边还有一口“小井”,是机井。那水比“大井”的水好喝,只是井口小,上水慢,取水要排队。因此,只要不是烧开水,值日生都到“大井”取水。
      三站没有澡堂。晚上,大家轮流用土炉子烧水、擦澡。擦澡后一身轻松,很快进入梦乡,我在梦中喝上了青岛的自来水,清澈甘甜!
      没住几天,连部给我们班调换了营房,原房留给了八连。新营房在东边第三排东头第一个门,里外两间。里间换了可以打开的玻璃窗扇,屋里亮堂多啦!外间还是那样,有门无窗。每间屋的北边还是东西贯通的大土炕。我和“老宋”到连部领来报纸和铁丝扎了顶棚、糊了墙帷子,屋里更亮啦!
      第二副班长被调走了。他是我们班里唯一的共青团员,去了水利指挥部。
      老兵排长和老兵班长都把行李都搬了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排长住在里间,班长住在外间,他们有床板,不用睡大炕。排长还带来一张桌子、一个木凳,还有给他配备的《解放军报》。排长自己买了一台熊猫牌多频道无线收音机,大家都跟他沾光,天天听新闻和歌曲,百听不厌的歌曲是《长征组歌》。
      艰苦的农垦生活从这里正式开始!

附:照片2:三站的东墙;  照片3:三站的北墙

image006.jpg                       image00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66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987
发表于 2015-11-23 20: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细致,文笔细腻;感情细微,细微中见精神!
   于似无所褒贬中蕴深刻而真切的倾诉!
   非一般好文!热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41

帖子

121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11
发表于 2016-4-6 22: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8-25 10:50 , Processed in 0.07426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