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96|回复: 2

那年腊月三十(作者:林曰岩)

[复制链接]

476

主题

1370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707
发表于 2015-11-24 20: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腊月三十
林曰岩


       1972年,我在青海生产建设兵团格尔木三团十三连担任综合统计员兼通讯员,每隔三天要到设在团部的邮电支局取一次邮件。
      三团十三连位于格尔木以西的拖拉海,距离团部约有25公里。
      腊月三十那一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邮局来信啦。连部没有安排去团部的车,我只能骑马去取邮件。马车班的战友讲,只留了一匹叫“一个蛋”的辕马,其它马都“放假”啦!
      我没骑过这匹马,心里有点打怵。这是匹烈性马,不适合坐骑。据说当年骟马时,兽医给它割掉一个睾丸,要割第二个睾丸时,被它挣断绑绳逃脱,于是,它的名字就叫“一个蛋”。
      它是一匹枣红色的老马。试骑之后,我觉得它的“大走”不轻巧,(四蹄交替地快走) “大挖”(四蹄腾空地快跑)很笨拙,四条腿像四根木头,落地时像捣蒜,很难受!马车班的战友再三叮咛:“千万小心!”,“早点回来过年!”
      我小心翼翼地骑着它,“大挖”、“大走”交替行进,中午到达团部邮局。在邮局,我先给战友买邮票、往家里寄信、汇款,然后取邮件。家信比平日增加了一倍,我把它装在书包里;报纸也多了,《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装了半尿素袋子;包裹更多,大大小小的装了两麻袋。
(参见插图)

插图1:还是当年那个邮局,只是多了几块牌子。
image002.jpg
插图2:三团小卖部在邮局的西边,改名叫商店,还是老样子!
image004.jpg
      我受战友之托,到小卖部打了10几个行军壶的“互助大曲”(青海省互助县互助酒厂用青稞酿造的散装白酒,每斤2.20元)。托我买酒的战友不仅有青年(青海农建师称知青为青年),还有“师勘”(师部勘察队)下放到我们连的干部于融、李慕坤等人。
      我估计这些东西大约有70多公斤。我把它们全部放到马背上,自己牵着马到老指导员赵小根家中“蹭饭”。
      指导员很热情,老嫂子端上特意给我下的混汤面,碗里还有两个荷包蛋,热气腾腾的,吃得我浑身热乎乎的。
      饭后,指导员帮我把装有报纸的尿素袋子和10几个行军壶绑在一起,放到马鞍子前面的马脖根上(马前背);把两麻袋包裹绑在一起放在马鞍子后边的马背上,然后他牵着马缰绳,让我上马。      
      我把装有信件的书包背在身上,穿上皮大衣,左脚引蹬,翻身上马,右脚还没有来得及入蹬,“一个蛋”就突然“尥蹶子”:它跳了起来,两条后腿高高地撩起,向后上方踢,把我和两麻袋包裹一起掀到空中……。指导员急忙把马缰绳系在电线杆上,上前来扶我。幸亏我有点“功夫”,落地时双手点地,一个前滚翻就站了起来,没有伤着。所幸的是那些行军壶还挂在马脖根上,“互助大曲”安全无恙!
      在领教了“一个蛋”的烈性之后,我决定把10几个行军壶和装信件的书包,大概有10多公斤,全都背到自己身上;把报纸从尿素袋中取出来分装到两个麻袋里,用绳子把两个麻袋口扎在一起,捆绑结实,看起来像个“马驮子”,估计有60多公斤重。指导员帮我把 “马驮子”小心翼翼地放到马鞍上。我把马缰绳牢牢地缠在自己的手臂上,决心牵马步行回连队。
      我走了大约5分钟,经过六连,快到公路时,回望指导员,只见他还站在高处向我挥手!我穿着皮大衣,头戴皮帽,脚穿大头鞋(农建师发的皮棉鞋),身上背着书包和行军壶,右手牵着马缰绳,左手向指导员挥手,示意让他回去,然后大步流星地走上了回连队的道路。
      我走上通往“乌图美仁”的石子路(二级公路),路过七连、走到八连西侧的水渠边时,太阳已经偏西了,天上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风,大概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我走了5公里,已是浑身冒汗,感到有点累,决定休整。
      我把马缰绳系到树上,用手抚摸着马脖子,忧心忡忡地对它说:“一个蛋,咱走的也太慢了,战友们盼着我们回去过年那!……下边的路,你驮着我走好不好?……咱走小路,走土路,走快点!……千万别尥蹶子……”我不管马儿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信口开河地对着它讲了一通!
      讲完后,我把“马驮子”从马鞍上取下,松开马肚带,将马鞍向后挪了挪,腾出马脖根,再把马肚带前后分开,先把前肚带煞紧,后肚带放到马肚子的后边,但是不敢太往后,我怕它尥蹶子。煞后肚带时,我特别小心,一扣一扣地试探着把肚带收紧。
      我把“马驮子”重新收拢、缩短,放到马鞍上,然后把一个麻袋挪到马鞍前面的脖根上(马前背)。再转到马的另一侧,把另一个麻袋也挪到马鞍前面。这样就把“马驮子”架到了马的脖根上,腾出马鞍准备坐骑。这一回,马儿竟然老老实实地任我摆布,没有反抗。我想:它可能听懂了我的话,它也想回家!
      有了前面的教训,我不敢放松警惕,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扶鞍,左脚引蹬,翻身上马,这次马儿没有“尥蹶子”。我心中喜悦,坐稳后,俯身将马缰绳从树上解下,停了一会儿,右手抓住马鞍,左手向前向上抖了一下缰绳,脚后跟磕了磕马肚皮,“走唠!”
      我骑着马儿抄小路往回赶,淌过八连西边的排水沟,经过九连、十连的门前,穿过十一连后面的大沙柳包,走到十二连时天色近黑。我驱马穿过十二连,经过十三连的菜园,向着连队营房一步一步地走去。一路上既不敢“大挖”,又不敢“大走”,我只能不时地用脚后跟磕磕马肚皮、抖抖手中的缰绳,催它快点走!
      回到连队时,夜幕降临,满天星斗,宿舍都已经掌灯。我住在连部,屋里屋外站了不少战友,他们迎上来帮我拴马,卸“马驮子”。,我明白此时战友们的心情,盼家信“家书抵万金”!我没脱皮大衣,首先打开书包分信,接着解开“马驮子”发包裹,而后脱掉皮大衣分发行军壶,最后发放汇款回执和代购的邮票,好一顿忙活!
      马号的战友说:“哎呀!总算回来了,‘一个蛋’表现怎样?‘尥没尥蹶子’?这么晚才回来,真叫人担心啊!……。我们把马牵回去啦,你就不用管了”。我说:“挺好的,谢啦!”
      除夕夜,我到伙房取年夜饭,各班各户灯火通明!不时地传来欢声笑语和铿锵有力的猜拳声……。
      我没有收到家信,也没有收到包裹。那年我们家又被红卫兵二次遣返回到农村,我知道他们过的很苦!我想念他们,遥祝爸爸、妈妈。弟弟、妹妹都能吃上年夜饭,全家康乐、平安、吉祥!
      第二天大清早,有战友来给我拜年,有位女青年说:“昨夜,我穿着俺妈给俺寄来的新衣服过的年!红方格的,……”有位男青年说:“家里寄来花生米,正好炸吧炸吧下酒……”,有位下放干部说“谢谢小林,这互助县的青稞酒好喝,不上头!……”
      我借着分发报纸的机会给大家拜年!有战友谢我,我就说:不用谢,那是我的工作,应该的!。
      我常常怀念赵小根指导员,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干部。他站在高坡上向我挥手的形象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image006.jpg
      那年腊月三十,有苦有乐,有情有义,终生难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119

帖子

264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47
发表于 2015-11-28 09: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拖拉海,炸药场,胡杨林,大沙梁一生的记忆难以忘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41

帖子

121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11
发表于 2015-11-29 21: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拖拉海河、骆驼峰、苏联专家的小屋,曾经的十四连,还有在那里放牧的战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8-22 07:09 , Processed in 0.08033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