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4|回复: 2

汉文学中音乐描写浅识

[复制链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发表于 2018-3-2 20: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8-3-2 20:33 编辑

     汉文学中音乐描写浅识
               刘公樑
拙文“说‘白’”、“说‘白’续”中,探讨了一点音乐,美术,书法,诗词……这些艺术门类里运用“留白”的手法往往产生独特艺术效果的现象。
此外,汉古文学作品中对音乐的描写也是精彩纷呈,难以尽数。兹再略举几例,稍谈浅见,谨就教于各位朋友。
文学史上最早的音乐描写。
相传,大禹治水,数过家门而不入,其妻涂山氏女娇手扶门前“望夫树”高歌道:“候人兮猗!”
这首歌后来被称为南音之始。《诗经》、《楚辞》用“兮”这个字,都明显是受到了这首歌的影响。有“南音导其源,楚辞盛其流”之说。汉赋也与之一脉相承,代表人物有著有《子虚赋》等大作的司马相如等。
我国音乐不可不谓源远流长。随之有孔子听韶乐三月不知肉味的故事。
孔子对音乐的感悟、理解能力极高。当年他在齐国听到了韶乐,立即如痴如醉。韶乐的主旨,是歌颂虞舜的功德,音乐古朴平和、悠扬悦耳。后来孔子评价韶乐,“尽美矣,又尽善也”。因而三个月不知肉味。
《史记·孔子世家》对此事的记载,多了“学之”两字:“与齐太师语乐,闻韶音,学之,三月不知肉味”。大概司马迁认为孔子光听到韶乐就“三月不知肉味”有点不可思议,于是加上“学之”二字,表明孔老先生是在学习的过程中专心致志,导致品味不出肉的味道。这也很有道理。总之,还是音乐本身具有足够的魅力所致。
历史发展到孔子闻乐三个月不知肉味这个阶段,我国民族音乐已经进入很规范的程度,有老师,有学生,有教材。
还有战国时期关于音乐的民间传说。
传说那个时期某天,一位叫韩娥的女子来到齐国。因为从韩国走来好多天,一路饥饿,断粮已好几日了,于是在齐国临淄城西南门卖唱求食。为了方便讨要到食物,她唱起了曼妙动人的歌。这美妙而婉转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也顺利地要到了自己所需的吃食。她离开三天以后,人们都仿佛还能听到她歌声的余音在自家房梁间缭绕。于是,人们都传说韩娥的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这样对音乐美的描写,直到今天难以超越。当我们听到美妙音乐时,想形容一下这音乐的动听,首先都会想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句成语。古汉语音乐描写的魅力和历史生命力由此可见一斑。
再如“荆轲刺秦王”中关于音乐的描写:
…………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这段故事是说,太子和他的宾客中知道(荆轲就要去刺杀秦王)这件事的人,都穿着白衣,戴着白帽给荆轲送行(那意思表明他们知道荆轲此一去必死无疑了)。到易水上,祭过路神,就要上路。高渐离敲着筑,荆轲和着节拍唱歌,按变徵音调(这种调的音乐感情是悲凉的)声音高歌,众宾客都流着眼泪小声地哭。荆轲又上前作歌唱道:“风声萧萧悲鸣啊易水彻骨寒冷,壮士这一离去啊就永远不再回还!”这时是按羽调(一说是变羽调,音乐表达的感情很激愤)而唱,格外悲壮激昂。众宾客都睁大了眼睛,被感动得头发都向上竖,顶起了帽子。于是荆轲就上车离去,始终不曾回头看一眼。
这段描写,两次提到歌曲的声调情况。
民族音乐调式一般表达为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即:1、2、3、5、6
不过,有用“变”来表示自然音节的“4”和“7”方法,那么,变徵,就相当于4,即F调;变羽,相当于7即B调。
由此可见,先民们对音调的性能有很深的研究。变徵,表达的感情是悲凉的;变羽,表达的感情则非常激愤。所以,在为荆轲送行时,分别用这两种不同的调式来歌唱,表达出送行者不同的感情色彩,增强了送行仪式的悲壮气氛。
  当然,在距今那么久远的历史时期,以上这样的中西乐理对照关系不会引起那时涉及音乐人士的注意。用现在的眼光看从前的音乐,纵横关系我们要心里有数。两千多年前对音乐的表述达到如此高度,已经非常先进。
    还有楚汉之争时的音乐描写:
垓下之战: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则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这一段文字里,包含两段关于音乐的描写。
一是“四面楚歌”,再是“垓下歌”。
四面楚歌,“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羽内心凉了:如果自己渡江东归,然“死灰复燃”、“东山再起”已均无可能,因:“汉已皆得楚地”。即使厚颜面见了江东父老,又有何用?此刘邦诸谋士之“釜底抽薪”计,直置霸王于死地,令其无法复生也。
“垓下歌”则写尽霸王一生无限悲怆与遗憾:早知今日,鸿门宴上何不听范曾进言,杀了此“大耳贼”就是!
然而,“可奈何”、“奈若何”!
项羽则只能在乌江江畔自刎而亡。
刘邦则在垓下之战中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垓下歌》之悲壮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将项羽被汉军所包围之时心中的那种悔恨和无奈的心情描写得淋漓尽致。《垓下歌》虽然短,但是它却真实地再现了当时楚霸王项羽的无奈和愤恨,千百前来无不令后人为之动容。
对于“美人和之”的内容,《史记正义》引《楚汉春秋》云,虞姬歌词为: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左右皆泣,莫能仰视”。虞姬歌罢,拔剑自刎。
这激烈交战中的几段音乐描写,亦堪称千古绝响。否则,哪有今天《霸王别姬》的戏剧传唱。
    然后有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
汉景帝中元六年,司马相如回到蜀地,恰巧那里的富豪卓王孙备了宴席请客。县令王吉和司马相如一起参加了宴会。客人被司马相如的堂堂仪表和潇洒的风度所吸引。酒酣耳熟之时,王吉请司马相如弹一曲助兴。相如应邀弹唱一曲《凤求凰》。精湛的琴艺,受到众人盛赞,更使隔帘听曲的卓文君倾倒。卓文君是富豪卓王孙的女儿,因丈夫刚死,回到娘家守寡。她听到司马相如的琴声,如痴如醉,又见他相貌堂堂,有了好感。此后,他们两人经常来往,便产生了爱慕之情。一天夜里,卓文君没有告诉父亲,就私自去找司马相如。他们一起回到成都,结了婚。
故事中的音乐促成一段美好爱情,缠绵悠远。其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果敢行为,更给后世纯情男女恋人以追求美好姻缘的勇气。
来到三国时代。
陈寿《三国志·吴志·周瑜传》载:“瑜少精意于音乐,虽(饮酒)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由于周瑜英姿勃发,传说宫女为了能够接近他,在有他参加的酒宴上,经常故意错误弄曲,以引起周瑜的关注。唐李瑞《听筝》诗云:“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就是说只有不时地有意将曲子弹错,才能让心爱的人(周瑜)多看自己几眼。后来,人们将欣赏音乐或听歌、听戏,叫做“顾曲”。
音乐中蕴含着男女青年眉目间盈盈爱意、神态中脉脉传情的甜蜜,读者会心处,当莞尔一笑。
唐代,李益以边塞诗作闻名于世,其《夜上受降城闻笛》写道: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这首诗艺术上的成功,就在于看去对音乐的描写极少,只有“吹芦管”三个字,然而,由于画面描写、意境雕琢、感情蕴藉无不恰到好处,将诗情、画意与音乐美熔于一炉,组成了一个完整的艺术整体。浑然天成,简洁空灵,而又含蕴不尽,耐人寻味。
    这首诗用最简洁的笔墨,最大程度地写出了征人凄苍悲凉的内心世界、幽怨思乡之情,感人至深。
那个时代边塞诗描写了不少征战的音乐场面: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日暮长亭正愁绝,哀笳一曲戌烟中。”;
“……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鼙鼓声。”;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千家闻战伐,夷歌几处起渔樵。……”
…………
列以备考,不絮。
然后有白居易《琵琶行》。
白大师无疑音乐素养极高之情圣:“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这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听出来还能用如此诗句表达出来的。琵琶女“漂沦憔悴转徙江湖间”,大师这一年多来“谪居卧病浔阳城”,对眼前这位“天涯沦落人,(自然)相逢何必曾相识”,拨弦三两声中的“苦情”很容易听出来。
长诗中有关音乐的描写,比比皆是,为阅读方便,略举几句:“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水冷下滩”、“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琵琶行》一诗,真是字字珠玑,行行溢彩。其对音乐的描写,越读,体悟越深;越品,感受越徹。却又总觉有未及悟透之处,值得深入研究、继续体会。
有意进一步了解此诗音乐描写的朋友,自己阅读原文定会收获多多。笔者不再赘摘。
(未完,续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9: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8-3-3 19:48 编辑

(接前页)
     有宋一代,苏东坡也是音乐行家。
    《前赤壁赋》中,“……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乎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乎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这段文字,堪称文学作品中音乐描写之经典。
     其可称为经典的关键处在于把“清风徐来……,白露横江……”这充满欢愉的驾“一叶扁舟”赤壁荡桨之游,用一段音乐描写过渡到对人生观、世界观的哲学探讨,很自然地阐明了大苏对自然界和人的变与不变辩证关系的认识,真是格外难能可贵。对照今天自诩为“唯物主义、无神论者”的一些人实际上的有神论人生观,当官之余,在家里或某些隐蔽角落供佛、烧香、祈求神灵保佑,可不可笑?这样的人,无疑典型的两面先生。他们真应该好好学学东坡先生的这篇《前赤壁赋》。苏东坡先生如果活到今天,在纪委任个職应该没有问题。他说:“……天地间物各有主。苟非我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看这人格品质!他可是生活在一千多年以前,职位也是相当地高啊!与他相对照,咱们都可以掂量掂量自己处于何种状态。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去青海屯垦戌边前,好多应届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把此篇不费力地流畅背出来。几十年过后,他们中间很少出贪官之类,可能与此不无关系吧。
     这段音乐描写,笔墨精炼,刻画生动。读文字如看画面,看文字、画面如听音乐。音伴文语,文随乐走,音画相携,音画文共生,真不亏大师手笔。作者无疑对生活充满情感,又精通音律之情怀高雅人士。否则,哪能写出如此绝妙美文。
     下面刘鹗《老残游记》中“明湖居听书”有关段落,对于音乐的描写,也是出神入化:
     ……老残来到济南府(今山东济南),在高升店住下。第二天上街游玩,见那墙上贴了一张黄纸,居中写着“说古书”三个大字,旁边一行小字是“二十四日明湖居”,不知是什么事情。路上听得两个挑担子的说道:“明日白妞说书,我们可以不必做生意了,来听书吧。”又听得铺子里板台上有人说到:“前次白妞说书是你去的,明儿书应该我去了。”一路行来,街谈巷议,大半都是这话,心中很诧异。回到店里向茶房打听这件事,茶房介绍说:这说鼓书,用一面鼓,两片梨花简,名叫“梨花打鼓”,演说一些前人的故事,本也没什么稀奇,自从王家出了白妞、黑妞两姐妹就不同了。这白妞名叫王小玉,是天生的出奇人物,十二三岁就学会了说书的本事。她有一副好嗓子,又吸收了京腔、昆腔小调种种腔调,运用到大鼓书的调儿里,经过二三年工夫,创造出了梨花打鼓的新调,“竟至无论南北高下的人,听了她的说书,无不神魂颠倒”。明儿上午一点钟开唱,如上午十点钟去,便没有了座位,要听还要早去。老残听了茶房的话,也不甚相信,次日九点钟便去明湖居听书。
      …………
      正在热闹哄哄的时节,只见那后台里,又出来了一位姑娘,年纪约十八九岁,装束与前一个毫无分别,瓜子脸儿,白净面皮,相貌不过中人以上之姿,只觉得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半低着头出来,立在半桌后面,把梨花简了当了几声,煞是奇怪:只是两片顽铁,到她手里,便有了五音十二律以的。又将鼓棰子轻轻的点了两下,方抬起头来,向台下一盼。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左右一顾一看,连那坐在远远墙角子里的人,都觉得王小玉看见我了;那坐得近的,更不必说。就这一眼,满园子里便鸦雀无声,比皇帝出来还要静悄得多呢,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的!
     王小玉便启朱唇,发皓齿,唱了几句书儿。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唱了十数句之后,渐渐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不禁暗暗叫绝。那知他于那极高的地方,尚能回环转折。几啭之后,又高一层,接连有三四叠,节节高起。恍如由傲来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来峰削壁干仞,以为上与天通;及至翻到傲来峰顶,才见扇子崖更在傲来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见南天门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险,愈险愈奇。那王小玉唱到极高的三四叠后,陡然一落,又极力骋其千回百折的精神,如一条飞蛇在黄山三十六峰半中腰里盘旋穿插。顷刻之间,周匝数遍。从此以后,愈唱愈低,愈低愈细,那声音渐渐的就听不见了。满园子的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少动。约有两三分钟之久,仿佛有一点声音从地底下发出。这一出之后,忽又扬起,像放那东洋烟火,一个弹子上天,随化作千百道五色火光,纵横散乱。这一声飞起,即有无限声音俱来并发。那弹弦子的亦全用轮指,忽大忽小,同他那声音相和相合,有如花坞春晓,好鸟乱鸣。耳朵忙不过来,不晓得听那一声的为是。正在撩乱之际,忽听霍然一声,人弦俱寂。这时台下叫好之声,轰然雷动。
     停了一会,闹声稍定,只听那台下正座上,有一个少年人,不到三十岁光景,是湖南口音,说道:“当年读书,见古人形容歌声的好处,有那‘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我总不懂。空中设想,余音怎样会得绕梁呢?又怎会三日不绝呢?及至听了小玉先生说书,才知古人措辞之妙。每次听他说书之后,总有好几天耳朵里无非都是他的书,无论做什么事,总不入神,反觉得‘三日不绝’,这‘三日’二字下得太少,还是孔子‘三月不知肉味’,‘三月’二字形容得透彻些!”旁边人都说道:“梦湘先生论得好极了!‘于我心有戚戚焉’!”
     …………
     刘鹗这几段关于“王小玉”说书的描写,的确精彩动人。好多地方都与历史文学作品有联系,出处明显,朋友们都已看得清楚明白,这里不再多说。
     至于“王小玉”的演唱描写,更是精妙细致,摹写生动,引人入胜。从刘鹗叙述来看,“王小玉”的歌唱水平绝对具有今天“美声”、“民族”唱法极高水平的功底。只可惜那时没有录音技术,否则,现在拿来欣赏一番,当具极高借鉴价值。
    音乐描写是许多文学作品离不开的艺术手段,运用得好,一定能增添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文学作品中的音乐描写对写作者有很高的要求。
    文笔要好。这不用多说了。前面所举数例,东坡、乐天、岳飞、刘鹗……,就连司马文君故事中,主人公都是文学高手,司马相如的汉赋水平,文学史上罕有可比者。
     音乐欣赏水平要高。这很重要,否则,怎么写?
     还有,必须对生活有感情,对音乐有感情,能从充满感情的音乐中听出使自己产生共鸣的东西来。要不然,就算就自己的观感写了些什么,也难打动读者。
    文学作品中的音乐描写是一个浩瀚阔远的领域,笔者见识浅陋,且从未经专门音乐学习,几篇音乐杂谈,实属门外乱弹,谬误之处,在所难免,更难以有更精彩的表述,还望朋友们海涵与指正。
    关于上面这个话题,写出一点后,可以写的东西好像越来越多。不过,这篇拙文,还是到此为止吧,以后有机会,大家还有耐心,咱们再继续。文后所附轶事可能有点参考价值,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
    (未完,续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9: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页)
     附三条补充资料:
   (一)前文提到司马相如、卓文君的故事,有一轶事,显示两人非同一般的文藻水平。兹摘录于下,可与前文互参: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成婚后,一度迷上了某才女,曾经有过休妻的念头。有一天,他给妻子送去了一封“怪信”,并嘱咐一定要带回文君的回信。
    卓文君盼到了丈夫的来信,欣喜若狂!可是拆开一看,她的心都凉了。原来信上只有冰冰冷冷的十三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卓文君拿着信不出声,一封信上主要的数字都有了,唯独无“亿”,证明丈夫对自己已“无意”、移情别恋了。
    伤心的文君当下心如刀割、泪眼婆娑,给司马相如回信述说自己内心的痛苦,一挥而就《怨郎诗》一首复之:
     一别之后,
     两地相思,
     只说是三四月,
     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抚弹,
     八行书无信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
     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百相思、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司马相如阅信后,悔恨不已,深为卓文君的聪明才智和纯贞爱情所感动,亲迎卓文君到长安。并从此杜绝犬马声色,兢兢业业做学问,终成辞赋一大家。
    不过也有研究家认为这故事是虚构的,诗也不是卓文君所写。
     这,对于我们一般性了解历史故事的普通人来讲,还有关系吗?
    我想,只要不是涉及认真的历史、文学史研究,作为一个传说,其中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也都无所谓了,是不是?后人怀着对他二人的敬爱之情,编撰如此故事,很正常。    纯美的爱情,总是令人向往、追求和怀念。
   (二)文中引用几诗的出处:
     1“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2“……日暮长亭正愁绝,哀笳一曲戌烟中。”;
     3“……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鼙鼓声。”;
     4“……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千家闻战  伐,夷歌几处起渔樵。……”
     1王翰:凉州词之一
     2吴子华:金桥感事   
     3卢允言:晚次鄂州   
     4杜甫:阁夜   
(三)王翰的凉州词之二意境更苍凉,未在正文中引用。现附于此,供参考:
     秦中花鸟已应阑,塞外风沙犹自寒。
     夜听胡笳折杨柳,教人意气忆长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字符器专家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蜀ICP备16015572号-18 )

GMT+8, 2018-6-25 02:34 , Processed in 0.09013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