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8|回复: 0

造孽

[复制链接]

869

主题

1490

帖子

572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721
发表于 2018-5-12 22: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5-12 22:17 编辑

      上世纪六十年代前,青海省是个地阔人稀的穷地方。那时候我们支边来到这片待开垦的处女地,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多我们都是一种历练,面对的一切虽然陌生而艰苦!但我们年轻啊!我们有生俱来的把握着一份“本钱”,从小就接受了不怕苦,甚至不怕死的历练和传统的教育,练就了一副处世乐观的充满革命的英雄主义世界观。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说句心里话我们每个人并没有感受到受了多大的委屈和磨难,大家在一种现代人难以理解的“乐乐呵呵”的环境中度过来了。
      那时的柴达木,那时的阿尔顿曲克大草原,那时的草甸子、沙柳包、芦苇丛,那时的戈壁滩甚至那时的漫无边际、山峦重叠的巍巍昆仑山,离开我们那点开发了的狭窄地域,那到处可都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了。就说我们垦区驻地附近、边缘也少不了有那些野兔、野鸡甚至小狐狸们的不时出没。那时,我们对这些小精灵只有贪婪的食欲,没有丝毫保护的意识!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没有制定和实施。所以到连队附近的草原上套只野兔、野鸡改善一下生活,打打牙祭还是没有人会多管闲事的。对常年放牧在草原上的畜牧连战友就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你有那番心思,就一定会收获你想要的猎物。
      虽然,我们手中没有可致那些小动物于死地的武器,可是想逮住它们的办法还是举不胜举的。“下套子”是最常用的方法之一,去马号马尾巴上剪几根长一些的马尾搓成绳,在一头做一个活扣,一个完美、简单的“野鸡套”就做好了。进入严寒的冬季,干旱的大草原满目焦晃的枯草、迎风摇晃的芦苇和簇簇布满枝条的沙柳包之间成了野鸡,野兔觅食的好地方。草原上或连队附近的沙柳包间,旺水期或垦区排水留下的松软小河道会轻易的暴露野鸡或一些小动物的足迹。我们就在这些留有足迹的沟沟坎坎处设下处处陷阱,埋设套子,投放玩豆瓣、麦粒等诱饵,轻松地就可捉到贪食的野鸡。有时还可以逮到活的呢。用马尾做套笨拙而不牢靠,后来我们就从老家捎去更结实耐用的尼龙钓鱼水线替代了马尾线,成功套到野鸡的几率更高了,时间长了随着驻地附近鸡毛的增加,周边野鸡的数量剧减,我们就会另辟新猎场,可以说很快就有些吃腻歪了!无形中“放生”了不少的野鸡。阿尔顿曲克草原的野鸡真不少,牧场上有不少野鸡多的地方北草原有一处高低直接就叫“野鸡疙瘩”,可想那里有多少野鸡出没!68年我们转场上山,路过一处叫达拉滩的地方,我们露宿的一片沙柳从整个地面被一层厚厚的鸡粪、鸡毛所覆盖。那一夜外出觅食的主人没有回来,我们生生的占据了人家的家园。
      六月份是昆仑山里鸿雁的繁殖期,七月孵出的小鸿雁羽毛未丰还飞不起来,我们在秀沟滩上策马追赶扑扇着翅膀,急速奔跑,却飞不起来的小鸿雁,一会功夫就回收获是几只。鸿雁肉并不好吃,我们逮它很大成分是为了好玩,解闷!现在想想真也是悔之不及!
      畜牧连有几年还为完成团司令部的命令,组建了冬季狩猎队,在冰天雪地的冬季深入昆仑山狩猎。记得那是74年的冬天,连里接到团军管的命令说是支援“广州交易会”,要求畜牧连组织一支狩猎队进山狩猎。畜牧连立马组织了一支由退伍老兵为主力的狩猎队伍带着几名知青全副武装的进山了,数九寒天的昆仑山银装素裹,几乎没有一处山石显露,狩猎队没有冬季进山的经历,更没有动机狩猎的经验,山里哪里有猎物他们根本不知道!整个山野被大雪覆盖,猎场的情况不明,他们也不敢瞎闯,整天就是靠“瞎猫碰个死耗子”或者“守株待兔”侥幸打到猎物。
      又一次他们组织了一次围猎行动,有个人没按预定时间出现在指定位置。结果,由于他穿着笨拙的翻毛大氅,动作又低矮,缓慢。让远处的战友误认为是一只觅食的野牛!幸好由于天气太冷,这位战友瞄准困难,迟迟没有扣动扳机。正在千钧一发时,他站了起来,这边的战友看清了目标,吓出了一身冷汗!要不然一场误伤真就在所难免了。狩猎队的老兵可都是挑选在“大比武”时,部队用子弹陪出来的弹无虚发的神枪手啊!有了这次教训他们再也不敢独出心裁的玩什么战术了。
      这次他们配备的是苏制冲锋枪和762步枪,装备在当时还是蛮强的。又一次战士唐修毅在擦枪,擦枪前忘记退出枪膛里的子弹。结果枪走火了!直接射进了放在一旁的子弹箱,箱内的子弹瞬时被引爆,“噼里、啪啦”爆炸声吓懵了在场的其他战友,幸好一位老兵眼疾手快,冲上前去提起即将爆炸的弹药箱甩出了帐房,避免了一场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
      狩猎队也算完成了狩猎任务,那年他们猎获了几头“野牛”,用骆驼运下山来。可后来听说他们几次组队进山狩猎并不是什么“广州交易会”需要,只是军管的几个头头心血来潮。另外,他们猎获的也不是什么“野牛”,而是老藏民放养在山里的牦牛。
      多亏我们国家出台了《野生动物保护法》,要不然我们真不知道还会造些什么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字符器专家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蜀ICP备16015572号-18 )

GMT+8, 2018-8-22 03:25 , Processed in 0.10369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