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回复: 5

行走在普希金的故乡

[复制链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发表于 2018-6-10 14: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8-6-10 14:52 编辑

      行走在普希金的故乡
                                          刘公樑
     5月15还是16日下午5点半左右,CCTV4《远方的家》播出莫斯科简介。其中有一镜头,主持人唐天骄在阿尔巴特大街普希金与他娇妻的携手铜雕像前做讲解,令人艳羡。普希金在这条大街度过了他与娇妻幸福生活的最后三个月。1837年一月的一天,在这条街咖啡馆喝完最后一杯咖啡去和丹特士决斗而死。所以,这里特别有纪念意义。那时想:何时候也能到这里看一看就好了。
     5月25日下午,笔者随旅游团由圣彼得堡返回莫斯科还就果真来到了这条路上,见到了这座遐迩闻名的铜雕,有幸在铜雕前留影留念。是不是很神奇!
      此行曾跟随旅游团从莫斯科抵达圣彼得堡的5月21日参观冬宫,看见那里摆放着达芬奇的真迹两幅:《圣母玛利亚》和《圣母与圣婴》。据导游讲,达芬奇的原作世界上仅存十八幅,冬宫里能保存两幅,真是很珍贵的。5月28日,我返回家中两天后的十七时许观看CCTV4《远方的家》370期,播出唐天骄参观冬宫博物馆,纪录片中那位俄罗斯美女翻译给唐天骄详细地介绍这两幅传世名画,即那天我在现场所见。如此先后的不期而遇,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有说圣彼得堡一年下雨雪的日子有280多天。我这次去莫斯科、圣彼得堡旅游,只是抵达莫斯科那天有点小雨,第二天到彼得堡,一直晴天,返回莫斯科,又一直是晴天。莫斯科地导说,你们去彼得堡第二天,这里就下雨,昨天还在下,今天你们一来,不下了。
      的确如此。彼得堡、莫斯科的路面都是湿漉漉的,空气格外清新。本来就很清新,雨后的空气,更是迷人地美。
     5月23日返回莫斯科,一大早,先参观莫斯科大学。莫斯科大学对面,隔街是有名的观景台。之所以说此地有名,不仅因为它在莫斯科大学对面、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瞭望到卢日尼基体育场。这体育场原先坐落处属于俄罗斯莫斯科郊区;现在,经济社会的发展,原先这郊区基本已融入市区,这里这座卢日尼基体育场—俄罗斯最大的体育场,有84745个坐席(这是改建后的座位数,以前曾高达十万座位)。这个体育场是卢日尼基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的一个组成部分,有段时间它称为列宁体育场。卢日尼基体育场曾经是莫斯科举办198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赛场。这里还承办了2008年欧洲冠军杯决赛,是第一个承办欧冠杯决赛的东欧赛场。
      这些似乎还不很重要。
      更重要的是,听导游介绍,这里曾经远离莫斯科市区。这话,什么意思?这不就是说这里曾经是“莫斯科郊外”?那么,到了晚上,这里岂不就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一点不错。1956年,苏联举办全国运动会,莫斯科电影制片厂要录制纪录片《在运动大会的日子里》,邀请他们的著名作曲家索洛维约夫·谢多伊为影片配乐。因为影片中还要加几首歌曲,他请诗人马都索夫斯基创作歌词。
    春季里的一天,诗人马都索夫斯基来到这尚为莫斯科郊外的莫斯科大学校园外,坐在公园草地上。此时四处静悄悄,微风拂煦。莫斯科郊外的夜色,真是美妙!遥望莫斯科市区,想着不久就要开幕的运动会,一阵灵感袭来,几句诗涌上心头:“春季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在此基础上,经过几次扩充,他写出了歌词《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后来,作曲家索洛维约夫·谢多伊为其配上今天全世界都很熟悉的旋律,为纪录片《在运动大会的日子里》做了很好的音乐、歌曲烘托。
    此歌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歌曲大赛上一举获得金奖。
     那次世界青年联欢节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是唱着“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登上列车告别莫斯科的。自此,这首令人心醉的歌曲飞出了苏联国界,开始它的全球旅行。当然,这歌曲的全球旅行也包括我们这一代。
     1959年,苏联设立以“列宁”命名的最高荣誉奖,索洛维约夫·谢多伊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五首歌曲荣获首届列宁文艺奖。直到苏联解体为止,以歌曲作品而获此殊荣的,除了索洛维约夫·谢多伊,没有第二人。
     1958年在莫斯科举办第一届柴可夫斯基钢琴比赛,一等奖获得者是美国青年钢琴家范·克莱本。他在告别音乐会上激动地弹奏起这一乐曲,全场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听众们都站起来齐声高唱。克莱本回国后举行音乐会时,还把这首歌作为常演曲目。
     1962年,肯尼·鲍尔用英语录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由曼·库尔蒂斯填词,取名《莫斯科之夜》)成了美国当年的畅销唱片。要知道,在“冷战”期间,美国几乎是从不介绍苏联歌曲的。
    法国作曲家兼歌手弗朗西斯·雷马克用这首歌的曲调另填法语歌词,取名《春天的铃兰》,在法国唱红一时。
     苏联的“若克”歌舞团在巴西访问演出时演唱巴西的《桑巴》,全场观众高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作为回报。骑着阿拉伯快马的撒哈拉骑手用最稀有的豪萨语唱着这首歌来到尼日利亚。这类有趣的故事不胜枚举——芬兰、几内亚,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到处都可以听到有人在唱这首歌曲。
     这首抒情歌曲半个多世纪来所以具有魅力,不仅仅在于它艺术上的成功。当时苏联评论界认为:“杜纳耶夫斯基的《祖国进行曲》中的爱国主义主题在索洛维约夫·谢多伊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中借另一种形式、以新的面貌出现。”
     歌曲的爱国主义主题借另一种形式的内涵在传唱过程中被大大延伸了:它已不是单纯的爱情歌曲,也不仅仅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的景色,它已融入了俄罗斯人民对祖国、对亲友、对一切美好事物的爱。
     看看这种对文艺作品的论断和评价。
     回想军垦年代,我们多少人在不同场合偷偷吟唱这首“修正主义”的歌,不敢让别人听见:“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爱情”,不是“修正主义”的专属品,其中可以融入“爱国主义主题”!
    1956年,这首歌创作出来拿去录音时,负责人审听之后并不满意。他毫不客气地对索洛维约夫·谢多伊说:“您的这首新作平庸得很。真没想到您这样一位著名作曲家会写出这种东西来。”一盆冷水浇劈头盖脸浇下来。
    但影片上映后,这首“平庸得很”的歌曲受到了年轻人、继而是全世界人们的欢迎。获得金奖也是实至名归。
     这让我们想到,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创作完成,一开始也受到被冷落的命运,后来才享誉世界
看来,很多赢得世界赞誉的艺术品,开始往往很不容易被“行家”看好,广大受众才是顶尖艺术品的最好鉴赏家。
     几日随团俄罗斯之旅,感觉那里真是值得去仔细巡游、品介一番的地方。
    受多方条件限制,这种旅游好多地方不可能去,去过的地方也是来去匆匆。总之,体会满满,遗憾多多。
    拉拉杂杂,意犹未尽;其他若有的话,来日再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4: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4: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8-6-10 14:43 编辑

   说明:
       受技术水平限制(这还是小外孙帮着搞的), 文中图片较小,左键敲击一下    可以放大。
       致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0: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奇怪地消失了。刊发时好好的。认真检查了好几遍。
       看来还是技术问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以后改进。
       真挚地表示歉意,对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9

主题

732

帖子

554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546
发表于 2018-6-10 23: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6-10 23:08 编辑

谢公樑战友的游记作品《行走在普希金的故乡》,展示给战友们欣赏!

文章写得很好,文字简明扼要,但内容丰富,且专业性较强,读文就能体验出作者音乐造诣颇深。

看到题目,我想起来我还存有一本《普希金文集》,便找出来用手机拍了三页页面发上供战友们品味。

普希金像(特罗必宁作 1827年)
IMG_2944.JPG

《一朵小花》(普希金1828年)
IMG_2948.jpg

莫斯科中心普希金广场上的普希金纪念铜像
(建筑师奥拜库辛造)
铜像.jpg

附:
一朵小花
(普希金 一八二八年)


我看见一朵被遗忘在书本里的小花,
它早已干枯,失去了芳香;
就在这时,我的心灵里
充满了一个奇怪的幻想:
它开在哪儿?什么时候?是哪一个春天?
它开得很久吗?是谁摘下来的,
是陌生的或者还是熟识的人的手?
为什么又会被放到这来?
是为了纪念温存的相会,
或者是为了命中注定的离别之情,
还是为了纪念孤独的漫步
在田野的僻静处,在森林之荫?
他是否还活着,她也还活着么?
他们现在栖身的一角又在哪儿?
或者他们也都早已枯萎,
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
                  1828   
                        戈宝权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55

帖子

24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5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8: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lin2011战友溢美回帖!
     普希金是我们这代人心中金色的记忆。“驿站长”、”暴风雪“、“黑桃皇后”、“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叶甫盖尼*奥涅金”……
     他才38岁就离开了,多可惜,时代的悲剧。
     有机会,愿我们继续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字符器专家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蜀ICP备16015572号-18 )

GMT+8, 2018-6-25 02:25 , Processed in 0.09886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