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79|回复: 4

驱狼

[复制链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发表于 2018-7-23 23: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7-23 23:12 编辑

      记得那是我调到畜牧连马群工作转过年来的又一个年头。
      有一天早晨,地窝子里还黑蒙蒙地看不清东西呢,睡在我对角地炕上的排长就坐在被窝里,被他自己卷的劣质香烟呛的不停咳嗽,那不歇气的剧烈咳嗽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排长好像觉察到我在翻身、醒了,便侧过头来对我说:“欢,哪过啥!今天咱们早点吃饭。然后,咱们大伙儿一起下去转转,你看好呗?……”。
      当然好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直接就是一件振奋心灵的大好事!自打我来到马群,顶着名义是来放马的,可我来到这里都几个月了,连草原上的马长的啥样都没见过。每天就是待在驻地这片疙瘩上,打水、担柴、就像个机器人似的从早到晚就做那两顿简单的饭。跑最远的路,就是去近在马圈围墙西头疙瘩下的那眼水井担水。我这人都快要被寂寞、孤独逼疯了!今天能有机会跟排长他们一起骑马下草原、看看马群,体验一下真正牧马人的生活。你说,这对我来说还不是天大的美事吗?
      我高兴的像是小时候听到大人说要带我上“街里”一样!兴奋的就差没喊起来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便一个骨碌从地炕上爬起来,连被子都没顾上叠,就忙着去井上挑水,去柴垛拾柴准备做饭了。
      马群倾巢出动,大家一起下草原看马,这在我到马群以来还是第一次。平时,我在家做饭,群里的其他三个人都是分头去不同的方向巡视马群的。所以,排长今天这一决定也让他们出乎的预料!当然,大家也显的格外高兴!
      那天天上的云层有些浓,厚厚的云层笼罩着凄凉的东马场。西北风磕着劲地刮,刮的我们缩着脖子靠耷拉下的帽耳朵避风。虽然很冷,可大家的心劲很高。一路上,大家骑在马上互相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往东马场西北角的那道北槽子奔去。
      路上,好久没出远门的黄骠马也显得格外性急,它夹在同行的伙伴儿中间老是想争到前面去。我竭力拉紧叉手控制它的速度,轻轻拍着它的的脖子安抚着它的情绪。可黄骠不听这一套,它被叉手勒着,整个脑袋向一侧歪着,高高地昂起那宽厚、滚圆的脖颈,高抬着蹄子有节奏地迈着急促的步伐就是不驯服!
      排长在一旁不时地嘱咐着我:“控制好黄骠,注意安全!”。
      这个“北槽子”是东马场西北角的一道南北通向的泄洪道,河道中央长满一人多高的芦苇,骑马钻进芦苇丛,就像是钻进了青纱帐,人、马就像被芦苇丛淹没一样!从远处看只见局部芦苇在动,听到芦苇“沙拉沙拉”的在响,就是见不到人、畜的踪迹。
      苇丛两旁是河道,夏季这里有水就成河。河道两岸便是无边无际的翻浆地。人和牲畜都是进不去的。
      冬季,这里就成了白花花的盐碱地,坚硬锋利的盐碱块龇牙咧嘴布满两岸的整个世界!人走上去,它能轻松的割穿我们的解放鞋,划伤我们的脚掌,撕扯破我们的裤脚。我们冬季的骑马马蹄都要挂掌的,挂掌就是给马的四只蹄子钉上四个特制的铁掌,像我们人穿上了铁底鞋。否则,尖利的盐碱块会轻易的掰碎坚硬的马蹄。所以,这里是个十分可怕、险恶的地方!更是我们远而避之的地段。
      但是,这里也是解决我们一年食盐的宝地。每年的冬天,翻浆退去变成盐碱地。这时的草原上会出现若干的盐碱窝,这些大小不一的盐碱窝里分层次的形成碱、硝、盐的结晶体。碱是粉末的;硝是长条的;唯有盐是正方的。一般这些盐碱窝里盐的晶体居多。找到一个合适的坑,清理掉浮在上面的碱面和硝片,挖个大半麻袋上好的食盐还是很轻松的事。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讲究,对啥都谈不上啥该符合这标准,符合那规定的。只要有的吃,还不用我们自己花钱买就是好事,就一概收入我们囊中!
      唉,扯远了,还是书归正传吧。
      当我们刚进入北槽子不远时,经验丰富的排长就跟我们说:“我咋老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大家都警醒着点”,我们几个还你一嘴我一舌的笑着调侃排长犯神经,疑神疑鬼了。
      排长并没有理会我们的调侃,他一会儿立在马镫上,直挺起身子,伸着脖颈向远处观望,一会儿用鼻子吸吸迎面扑来的西北风,仿佛要从这呛人的大风中嗅出点什么奇特的味道来?突然,排长踩着马镫立了起来,他指着西边槽岸的一处高地惊慌的喊了起来 :“快看!狼!坏了!狼踩马驹了!”。我们顿时被他的喊声震惊!大家顿时紧张起来,几乎同时四个人放马朝远处那座高地奔驰而去。
      在距高地不远时,我们看到一只满脸、满头、满身沾满鲜血的恶狼,从高地顶的一个土坑里站了起来,它前腿支撑着浑身是血的身体,毫不惊慌朝我们观望,并不时地对着我们低声嚎叫以示威胁。
      这时,急了眼的排长冲着一同疾驰而奔的我们大喊一声:“上!”,4匹战马像离弦的箭,加快了速度径直扑向恶狼。
      我学着战友的样子,一边冲向高坡、一边抽出挂在马鞍头上的羊毛缰绳,在缰绳头上挽了一个死硬的绳疙瘩。我们叫喊着,在头顶上挥舞着绳疙瘩,冲向恶狼。
      那匹吃撑的恶狼兴许被这阵势吓懵了!只见它略一迟疑,调转身子奔下高坡落荒而逃!
      岂料想,那天排长他们的骑马都派不上大用场,有的临场怯阵,有的速度太慢,没一会儿功夫恶狼穿过芦苇丛,跨过冰冻的河道,径直向对岸的盐碱滩奔去。
      我的黄骠马好像逮到了显示自己的机会,压低了身躯、飞扬着四蹄像个冲锋陷阵的勇士,冲在了最前面。黄骠马风驰电闪般紧紧的追逐着恶狼。恶狼夹着尾巴、弓着身子没命的逃窜。我跟恶狼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看清了饿狼身上被汗水和被害马儿鲜血混搭而打湿的狼毫黏连在一起,看到那塞满马肉、吸饱马血的狼肚皮在奔跑中上下剧烈的颠簸、抖动,我心里充满了仇恨!恨不得一疙瘩砸死跑在前面的这匹恶狼!
      我的黄骠马很快就跟恶狼接近了!在狭窄的盐碱地的小道上,只见黄骠一边追,一边蹦跳着用前蹄去狠狠地踩踏眼前这匹仓皇逃命的恶狼……。
      恶狼就在我的脚下。它刚刚吃挣得肚子,涨的鼓鼓的,每跑一步肚皮都下垂的几乎挨到那些刀刃般锋利的盐碱块。一会的功夫我看到那恶狼的腿上、肚皮上在流血。我不知道那是被害马儿的血,还是恶狼被盐碱块割伤而流的血。反正,恶狼是在垂死地挣扎!
      在盐碱地上盐碱块的威胁、黄骠马的踩踏影响了它的狼性,只顾逃命的恶狼不一会儿就累的气喘嘘嘘。我把生硬的缰绳高高抡起,使劲地搉它的肚子,落在狼身上的绳疙瘩像捶在鼓面上砰砰作响。
      这时,落在我身后的战友在大声地喊叫:“快摘马镫!用镫子砸呀!”马镫是个铁疙瘩,抡到狼的脑袋上,肯定让它脑袋开花。可是,我是个骑马的生手,哪敢骑在马上做摘鐙子的危险动作,我迟迟不敢动手,战友们也都急的嗷嗷直叫。
      这时,恶狼被追急眼了!只见它边跑边扭过头来,冲着我竖起了满脖子、满头的瘆人毛,呲牙咧嘴地对我做出了明显要拼命的架势来。我被那恶狼的瘆人样吓住了!
      说实话,我真的感到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我周身的毛发仿佛都竖了起来!啥叫毛骨悚然!我体会到了!我下意识地勒紧了马嚼子,黄骠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勒得几乎立起身来!我真的胆怯了!我再也没敢继续追下去。
      恶狼向东北方向窜去,盐碱滩上的羊肠小道上清晰地留下一道酱紫的血迹……。
      排长追过来制止了那些埋怨我不继续追下去的战友,对我连声说:“不该让你追它!假如你弄出个子曰来,再伤着自己那可怎么是好!”。说完他顺着恶狼逃跑的小路走了一段回来说:“这狼怕是伤的不轻,沿途的盐碱地上留下了不少的狼毛和血迹!应该是它慌不择路被盐碱块刮伤了!不管它!咱们回!”。
      这次狼害我们损失了一匹两岁多的小马驹,肯定是顽皮的马驹儿贪玩耍,离开了妈妈和儿马的保护,离开了马群,让恶狼钻了空子。
大家的心情都很难受,我这第一次下草原也以扫兴而结束。
      但是,她在我的一生中留下了一段永远难以忘怀的经历,一段与恶狼面对面的交锋!一段兵团战士与恶狼追逐的经历!一段鲜为战友所经历的的故事!怎么样?够我引以为豪吧!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AQKc4 这是哪个国家?治国基本靠裸官,反腐基本靠小三,环保基本靠口号,雾霾基本靠风吹,幸福基本靠央视,前途基本靠父母,命运基本靠投胎,科技基本靠引进,冤情基本靠上   发表于 2018-8-28 19: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155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52
发表于 2018-7-25 16: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黄骠马的事儿,如果我说的不错,这黄骠马应该叫黄海溜吧?
      那时候,大概是1967、8年的夏天吧,我和我们工程团的战友在一团二连新住宅工地施工。我还骑过配着军鞍的黄骠马,在骑上马背之前,战友还告诉我说,这匹马是畜牧连的,这匹马的最大特点是小碎步走得相当的好,人骑在上面如履平地,一点也没有颠簸的感觉,即使是跑起来,或者是狂奔起来,颠簸的感觉也很轻。看着黄骠马那健壮而匀称的身躯,尤其是那收紧的小腹,我便控制不住心中的爱慕,轻轻地抬脚走近黄骠马。黄骠马见有人走近,便停止吃草,抬起头来瞪大眼睛警惕地看着我,并用前后腿不停地刨挖着脚下的草丛和沙土,不过,在我长时间的轻柔的抚摸和嘘嘘的口哨声中,黄骠马很快便接受了我的温存。
      约摸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便将它牵至小树林中的那条约有两人宽的土路上,飞身上马。黄骠马先是有点惊恐地在原地转了一圈,我提缰向前一扬,黄骠马像是听懂了我的意思似的,一路小碎步很有节奏地向前跑去,那清脆的马蹄声,听起来像木琴发出的声音,格外悦耳。心想,能骑上黄骠马的人,一定是一位熟谙牧场,对马有着深厚情感的骑手。
      不知黄海溜后来怎样了,她还好吗?讲讲他的故事好吗?说起来,真的好想她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楼主| 发表于 2018-7-27 22: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7-28 21:21 编辑
jglr 发表于 2018-7-25 16:04
我知道黄骠马的事儿,如果我说的不错,这黄骠马应该叫黄海溜吧?
      那时候,大概是1967、8年的 ...

jgif战友:谢谢您关注《驱狼》一文。      看了你对黄海溜的描述,看来您还是搞错了,我的坐骑黄骠跟你说的黄海溜绝不是一匹马。你说的黄海溜,虽然1967年我还没调去畜牧连马群,但是对马群的情况还是清楚的。那时的畜牧连马群由两位就业职工跟戚汝春、王学武4位把持。两位就业职工都是马步芳的部下,马术了得。经他们调教的骑马走马、跑马都十分受用。可是,在我的印象中这阶段畜牧连好像没有这匹叫黄海溜的骑马。倒是一团七连马群有一匹骑马跟你描述的很相似,它的主人叫刘国权,68年初,农一团所有农业连队马群集中归属畜牧连时,这匹马也随主人一起调到畜牧连待了一阵,它的样子很像你见到的黄海溜,只是那匹马是匹儿马,体型略显粗短,毛色也不是纯正黄骠色。
      我说的黄骠马是一匹流线型体型,通身浅黄色,倒向左边脖颈的鬃毛略呈深棕色。黄骠的缺点是长了一个溜尖屁股和左后蹄的蹄踝部长了一圈白毛!因为它的毛色,体段,体型跟秦琼的坐骑黄骠相似,所以取名:黄骠,又叫黄老爷。跟它一起的还有一匹酱红色马叫:红老爷,他是战友吴阿迪的坐骑。黄老爷跟红老爷都是同一匹骒马索骡的后代。它的后代虽然走起来不是狠颠簸,但是跑得既快又稳,并且跟踪目标好。因此在马群捉马时它们是最得力的干将。
      我离开马群后,有一次我在连队马号遇见它,当时,黄骠听到我在马厩门口跟战友说话,它在马槽的里端抬起头来,直朝我打响鼻,还用前蹄使劲的刨地。我发现后跑到它跟前,用手抚摸它的面颊,它平静下来,不停有脑袋去蹭我的胳膊,我看到它的眼角涌出的眼泪,心里有种战友相逢的酸楚。
      75年我病退回城了,听探亲的战友说黄骠被调回连队成了拉车的役马,并在一次翻车事故中压断了一条后腿,当时黄老爷也十几岁了,已过了马匹的青壮年,年老身残,彻底失宠了!再后来黄骠的去向就不得而知了。黄骠跟我结下了深厚的情缘,直到今天我还对它念念不忘、时常想起它!
      畜牧连的骑马很多,调进、调出的马无计其数。但是,除了刘国权的那匹,我就是想不起还有你说的这匹“黄海溜”。
       抱歉!不能如你所愿为你讲述关于黄海溜的故事。
       请你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155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52
发表于 2018-7-29 14: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不管怎么说,这些英年骏马到了暮年,其归宿都够让人心寒的。除军马外,人畜之间的情感难以持续到最后啊!
最后,还是要谢谢您的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1-19 03:30 , Processed in 0.08396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