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80|回复: 1

蚊孽

[复制链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发表于 2018-8-14 17: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8-14 20:19 编辑

      最近,我在微博上看到一篇关于我国新疆边境某地蚊子成灾的报道,说那里蚊子多的影响到边防战士的正常生活与巡逻执勤。它让我想起了当年我们在青海兵团时与蚊子“相处”那段日子,现在想想都还头皮发麻。
      那时的青海格尔木,每年进入4月,广袤的阿尔顿曲克大草原就随着大地的解冻,昆仑山冰雪融化注入柴达木盆地水量的增多,草滩便进入了翻浆期。那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泛着酱汤色盐碱水的沼泽地,这里变成了蚊子最适合繁殖的滋生地。进入5月,整个格尔木地区就变成了蚊子的天下,铺天盖地的蚊子乌乌泱泱,整天围着人们转……
      生活在格尔木附近的人,兴许感受还好些。那些远离格尔木生活在草原边沿,翻浆地之中的一团、三团甚至大格勒独立营的偏远连队,那里的战友所遭受蚊子袭扰的痛苦就无法言表了。尤其是驻扎在沙柳包里的那些连队,直接就是苦不堪言。那里蚊子多的搅成蛋,整个蚊季响在耳畔的只有蚊子那永不停息的嗡嗡声。我们刚到那里的时候还好,蚊子只是白天出来骚扰人。一到夜晚由于格尔木白昼温差悬殊,太阳落山以后蚊子就躲到沙柳丛中避寒去了,这样我们晚上还有一个喘息的机会,还可以睡个安稳觉。可是,我们去后不久,蚊子仿佛也与时俱进了,晚上它们也变本加厉地闯进我们的宿舍,对劳累一天,筋疲力尽又毫无防范措施的我们狂轰滥炸个不停。
      所以,那时我们去青海的兵团战士,有几道必需克服的关坎,其中就有一道过“蚊子关”。把这比作过关!其实一点都不过分,蚊子虽小,可它成气候啊!任何事和物一旦成了气候,很大成分就会造成灾难的!小小的蚊子它白天聚集在一起,漫天下呜呜泱泱、见有血性的就叮。那真是无孔不入,让你防不胜防。生生逼迫着人们把自己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衣、裤穿的稍微单薄了都不行。双手戴着小帆布手套,劈头盖脸的戴一顶防蚊帽或是围着一条白色尿素袋做的长围巾,有条件的还可以手持一把用牦牛尾巴编制的拂尘,左摇右摆驱赶着老在围着你转的蚊群。活像一帮特种部队的士兵或云游四方的逸士。但是,战友们即便捂的再严实也挡不住蚊子的袭扰,还是经常被蚊子叮咬的满身疙瘩,抓挠的遍体鳞伤,奇痒难熬。
      身体最难防范的部位就是脚脖子、手腕子和脖子,这些容易暴露的身体部位常常被叮的红肿一片。有的战士被蚊子叮咬后,皮肤过敏还因此住进了医院呢。
      蚊子泛滥的季节也是农业连队田间管理的关键时段。这时,大量的农活等待我们到大田去作业。灌水、除草都是机不可失,时不可缓的田间管理。记得那时我们连队有些远离营区的农田都在沙柳包的空隙间,被派往那里除草的战士一去就是一天,中午饭都由炊事班直接送到田间地头去。烈日下,捂得严严实实工作半天的战友们连咬口馍、喝口水都是个难以克服的大问题。你休息,蚊子可不休息!人吃饭,蚊子也正好逮住这有利时机,伺机叮个肚儿圆。不少战友为了创造个条件往嘴里填口馍、喝口水。就爬上高高的沙柳包,迎着风向把拿着馍的手,从脖子底下塞进防蚊罩,咬上一口赶紧抽出来。就这样反反复复,重复做一个动作吃顿饭,还是免不了被蚊子叮咬的双手、脖子甚至脸颊到处是疙瘩……。
      有人做过统计在正常落满蚊子的膝盖上,一巴掌拍下去,死里逃生的不在其数,光粘在帆布手套上的蚊子就多达58只!在这样一个蚊子的世界里,想上个厕所可想有多难。战友们爬上高处迎风撒尿,厕所里蹲坑前后左右点火造烟熏着蚊子,呛得自己咳个不停,不停地左右扇屁股,也断不了蚊子在屁股上给你增加几个大包。当时,因上厕所出的洋相更是数不胜数。男青年拉泡屎、撒泡尿被蚊子咬肿命根的也不在少数。为这我们经历那么多的磨难,也闹出过那么多难以启口的笑谈来。
      虽然地处高原的格尔木,夏季晚上睡觉也少不了盖着棉被。但是,蚊子进屋后,为了防止挨咬,你总不能把脑袋也整宿地捂在被窝里吧?我们想了很多灭蚊子的土办法,最常用的就是在宿舍房间的空地上,放几个盛满水的脸盆,脸盆里放一盏去掉灯罩的煤油灯。这样蚊子迎着灯亮飞来,就被脸盆里水面反射的光亮诱惑到水里了,这种灭蚊的方式很有效,只要人勤快点,还是能少挨些蚊子叮咬的。
      记得那时远在济南近郊医院工作的大嫂,听到我正遭受蚊子的骚扰,还专门给我用医药纱布做了一顶大大的蚊帐寄过去。可是,一个集体宿舍住着二十几号人,你总不能不管不顾自己支个蚊帐吧!所以,嫂子给我的蚊帐一直就压在我的箱底,直到我去了畜牧连住了单独的宿舍才派上了用场。
      格尔木的蚊子多得出奇,蚊子有喜暗色的习性。那个季节,人们便不敢穿暗色的衣服,假如有人穿了暗色的衣服,身处室外身上马上会被一层土色所覆盖,厚厚的蚊子会严严实实的盖住衣服的原色。有时你走近一处草丛或一处水洼,眼前会“轰”的一声升起一片“烟雾”!吓你一跳,那是你惊动了蚊子的美梦……。
      据说,当年劳改农场时,管教干部对付劳改人员就有一个绝招,遇到不服从管教的犯人,用不着管教干部亲自动手,只需一个眼神,靠拢政府的犯人就会伺机剥光那人的衣服,将人丢在沙柳包里。那样用不了半个时辰,再硬的汉子也得跪地求饶。虽然这做法违背管教条例,但是那是犯人之间的事,与管教干部无关。所以,这顺理成章的成了犯人们最畏惧的惩罚手段!因此,当年的劳改农场,这个季节是最好管理的季节,犯人都会老老实实、服服帖帖服从管教。
      东马场东北方向的草原上,有个地方叫“死人疙瘩”。据说,那是一个企图逃跑的劳改人员,在外逃的路上耐不住蚊子的攻击,被吸干了血。从此,永远地留在了那片荒蛮的草原疙瘩上,也留给那片草原那个令人生畏的地名。
      格尔木蚊子的个头比内地的大,被它叮久了,人们血液中产生了抗素。从被叮就起疙瘩、就红肿,到后来被叮过的皮肤上只留下一个不起眼的小红点,许多人都适应了!
      有一次,连队在组织学习,我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只蚊子悄悄落在我的手臂上,我也是闲得无聊就想看看这蚊子是怎样叮人的。于是,我一动不动的看它表演,看它叮咬人的整个过程。我看它飞临我的手臂,像一架直升机降落在我的手臂上,它很绅士的在我的手臂上慢条斯理地移动了一下位置。然后,它的口系轻松地注入我的汗毛孔,眨眼的功夫它那干瘪的肚子由浅红变酱紫,由干瘪变胀饱。这时,我猛地攥紧了拳头,整只手臂的肌肉都紧紧地绷了起来!
      只见那只小蚊子也顿时慌张起来!它想逃走,可翅膀展开了,身子腾空了!可它没飞起来。它插进我皮肤的口系却被牢牢地锁在我的皮肤里!只见它重新支撑起身体用两根细小的前爪,顺着头部、口系向下捋,双爪按着我的皮肤,摇晃着脑袋往外拽。另外的两根前肢和后腿也在帮着它拼命地往后拽,充满血的大肚子一起一落的上下翘起,可是无济于事。那样子真是可笑又好玩!我见它挣扎的差不多了,就一手指捻死了它!我顺手擦去了留在手臂上的血迹和它那被碾碎的残渣。
      从此,我真实的清楚了蚊子叮人的整个过程,也算长了见识吧。
      新疆某县蚊子成灾,我从心里感受到生活在那种蚊子世界中,人们的无奈和苦衷。我期盼那里早日得到治理,让那里的军民早些日子像现在的格尔木一样,人们再也不受蚊虫的骚扰。白天,跟我们一样穿时髦的衣裳、尽情的享受。晚上,在流光似火的广场上悠闲地跳舞、唱歌消遣一天的疲劳……
      我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闻视频 t.cn/RxBCc6q 先鼓动农民抢地主,再集体化抢农民,城镇化抢土地,私有化抢国库,高房价抢中产,造假上市抢股民,超发货币抢储户.抢劫成果一部分醉生梦死,一部分用于维稳,一部分转移国外   发表于 2018-8-30 21: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1-19 03:56 , Processed in 0.09023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