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93|回复: 2

我经历的错!错!错!

[复制链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发表于 2018-8-23 10: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元一九六八年柴达木南沿广袤地域的春天来的比较早,春节刚过昆仑山口的水利枢纽就开闸放水了。浑浊的雪融水裹挟着冰凌,泛着微黄色的泡沫顺着南沙滩上的东干渠,一路咆哮着奔向干渠的尽头,渠水冲出水渠的约束,毫无拘束地被阿尔顿曲克草原东马场东部边沿的大戈壁滩吸收干净。东马场地下水位的迅速提升,让干涸的已久的盐碱滩得到滋润,逐渐变成一望无际的翻浆地。芦苇、杂草在烂泥滩中返青。东马场迎来了又一春的气息。
      这两天,马群的战友在议论一件事,听说团里正在开会,军管会的现役军人们要把农业连队所有的自留马群统统集中到畜牧连来,要实现“集中放牧,集中管理”的新模式。提议这种模式的唯一理由是:杜绝连队的马群偷吃播下的麦种和冒出芽的青苗。但是,他们只考虑到保护青苗这一方面,却忽略了把连队马群投放到草原,这对草原牧区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这个外行人才敢想的办法有悖于畜牧大忌,它带来的后患是不可估量的!
      首先,长期习惯连队饲养方式的连队马儿,野外生存能力较差,它们根本没有能力在条件相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存!其次,那些连队马匹与我们畜牧连这些常年生活在蛮荒草原上的马群在脾气、性格以及为生存而争强好胜的性格差之十万八千里。把这么两种在截然不同环境中长大的马儿,放在一个锅里摸勺子,“强者生存,弱者亡”,连队马儿净等着倒霉吧!。
      话说间,刚刚实行军管的团工作会议就把这件攸关马群生死存亡的大事定下来了!并且立即付诸实施。
      于是,雷厉风行的各连便在几天的时间内,将马群集中这项工作突击完成了。畜牧连的马群马匹的数量顿时成倍增长了。原来这个季节空旷的东马场,被集中过来的连队马糟蹋的不成样子。接踵而来的糟糕事也猝不及防的摆在我们牧马人的面前。
      以往连队的马群是放养在连队附近的,那种放养环境,有利于连队马匹的生息与使用。更有利于马匹的饲养。很大程度上那些马是依靠连队场院上储存的麦草、豆秸及残留的麦粒、豆类度日的,它们的生存条件相对的优越许多。而畜牧连马群的马生存环境和生存条件跟它们比哪方面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畜牧连的马从生下来就在一个恶劣的自然环境中长大,草原上有啥,它们就刨碴着吃啥。有的马匹不用说吃过就连见到过麦粒、豌豆、麸皮之类精饲料的机会都没有过。他们比较就是城市的孩子与偏远山区孩子的差别,根本没有可比性。今天,连队的马群被冷不丁地流放到草原上,并且是不给一点适应的机会。就像娇生惯养的城市宠儿,突然被赶到了缺吃少喝,并且条件恶劣的穷乡僻壤,结果是一样的。等待它们的下场真是难以预料的。面对的考验,对这些不会说话的牲畜而言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躲过的灾难!对我们牧马人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东马场是片比较平坦的牧场,但是这片牧场的牧草生长状况却不尽人意。畜牧连的马群根本在这里待不住。它们分散在方圆上百公里的大草原上,有彪悍的儿马,守护着它们各自的妻妾儿女,多年以来它们各自为政、占地称王。过着群与群之间互不侵犯的安逸生活。连队马的突如其来打破了草原以往的平静,争斗此起彼伏。初来乍到的连队马,刚刚涉足一块陌生的领域,本来就做贼心虚,它们不敢擅自踏进草原深处一步,又想在这片贫瘠的草滩上跟平时素不相识的马儿争夺生存的一席之地,艰难是可想而知的。所以,自打马群在东马场集结,东马场就没一天消停过。畜牧连的马群好像嗅到了不祥的气息,原本属于它们的领地上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入侵者,它们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平时见面就斗的那些彪悍的儿马们,这时也出乎人们预料的同仇敌忾地拧成了一股绳,毫无怜悯心的赶来东马场与那些连队的马群展开了无情的驱赶和争斗!偌大宽阔的东马场成了马群的角斗场。这边的打斗还没结束,那坨又传来马群相互驱赶的嘶鸣。那些溃败的儿马带着自己残留的家眷被胜利者撵的四处逃散,跑到哪里都有占领者无情的驱赶,东马场没有它们的立足之地。万般无奈之下,日夜不得安宁的连队马群只有逃过牧马人的监视,流窜回自己的娘家,企图回到自己原来的连队苟延残喘。可是,团军管会议的决定是残酷的,等待着它们的再不是昨天那个幸福的家园。那里原先的主子们用鞭子、木棍、叉子迎接它们!一顿鞭子抽,木棍敲、叉子夯让它们遍体鳞伤地落荒而逃……。
      可怜的马儿,你们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地就被无情地遗弃,让你们深陷在缺吃少喝,饿肚子的窘境之中!你们进退两难,上哪里寻觅接纳你们的立足之地啊……。
      东马场到处是陷阱!布满草滩的翻浆地让连日来不得温饱、体力衰弱的马儿备受煎熬。草滩上不断传来马儿陷进烂泥塘的噩耗!那些体弱的马儿不慎踏进沼泽地基本就没有多大生还的希望。
      我们专门组织了战士昼夜在东马场巡逻值班,一旦发现马儿陷进泥潭,整个马群的战士立马倾巢出动,全力抢救,但是收效甚微。眼瞅着一匹匹马儿用祈求的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你,希望你把它拖出死亡的泥坑,可你拼尽全力营救无望时,我们的泪在眼眶里转!心在撕裂着痛!一旦我们成功地从泥潭中拖出一匹马儿时,能看着被救的马儿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的回归自己马群时,我们那些长时间在冰水中浸泡,被冰碴划破皮肤的疼痛都云消雾散。有的只是一种拯救一个生命后的自豪和满足。但是,这匹被救的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会落入泥坑。它们太虚弱了!它们没有一丝与翻浆地抗争的本钱。连队马太可怜了!
      那年的3、4月间,这样灾难性的事故几乎天天在上演,直至事态不断的恶化,死亡马匹的数量在迅速上升!恶讯传到那些坐在办公室的首长们耳朵里,无知的领导们又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让马群提前转场,提前上山”。
      畜牧连的夏季牧场是在昆仑山里的秀沟牧场,往年的六月份才是牧群专场的时候。那里远隔东马场有5、6天的里程。沿途险峻,对体肥膘壮的牲口都是一种煎熬!更何况这些备受煎熬、体质虚弱的连队马。这一路,我们要沿着北草原上那条废弃的老公路,穿过大水河、一个泉眼、达拉滩、大格勒,再夜渡蒸笼般灼热有40多里距离的大戈壁滩,才能进到昆仑山的进山口——大乌龙沟。
      在这段艰难的行程上,畜牧连原来的马群表现了它独到的优越性,可新入伙的连队马就惨了!来畜牧连这短短的两个月里,“马不聊生”的动荡日子让它们度日如年,使它们在连队吃胖的那点老本消耗的所剩无几,连队的马儿匹匹枯瘦如柴,弱不禁风。有的甚至连站立和走路都十分艰难,可等待它们的却是漫漫长征路。更多的连队马在长途跋涉中熬不下去,倒在了那段蛮荒而艰险的上山路上。
      在进大戈壁的路上,我目睹了马群进山的艰难,沿途看到奄奄一息马儿或马的尸体。那晚,我是牵着骆驼走在马队最后边的,我骑在马上依然可以感觉到,灼热的戈壁滩向上升腾的热浪。四峯用鼻绳串在一起骆驼,忽闪忽闪地摇摆着跟在我的马后。走了没有多远我看到一匹骒马,卧在距我不远的地方下驹了。出于好奇我仔细地观察着那匹刚刚生产,后腿的胯裆间还挂着带血的胎衣的骒马,只见它一会儿站起身子昂头望着远处消失的马群,不停地对天嘶鸣,一会儿又返回身子低下头、打着鼻响,舔舐着卧在地上湿漉漉的小马驹儿。小马驹儿在拼命地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是,每当颤颤巍巍站起,都会重重的重新摔倒在地上,骒马在拼尽全力帮助它,可是无济于事。忽然,小马驹儿站了起来,它踉踉跄跄地走到我的黄骠马跟前,一个趔趄摔到在我们的跟前。骒马惊恐地奔过来,在距我几步远的地方咴咴的嘶鸣、并用蹄子咚咚地刨着地面。小马驹儿丝毫不理会妈妈的召唤,柔弱的趴在那里不停地挣扎着,像是在向我求救!我果断地下马把小马驹儿扶起来,希望它能跟妈妈一起走。可是我的努力是徒劳的,小马驹愣是不离开我,并且越发的靠近我,依在我的腿上耍赖。没法子我便艰难地把它举到黄彪的马背上,       然后,我跃上马鞍,又将小马驹儿抱在我的怀里,黄骠驮着我们继续赶路了。可爱的小马驹儿安安稳稳地卧在我的腿上,摇晃着小脑袋瞅着跟在身边不停地嘶鸣的妈妈,骒马在黄骠的左右奔来跑去,惊恐地追赶着我们直到我们平安地到达了乌龙沟山口。
      停歇以后,小马驹儿很长一段时间不离我的左右,还不停地哼哼着,用小脑袋拱松我。王登品连长见后,开笑地对我说:“它把你当成妈妈了,你就快认了吧!”。我心里发急,害怕时间长了小马驹儿找不到妈妈,便一个劲地赶它离开,可它就是死赖着我不走!直到它的妈妈赶来给它吃上了奶水,小马驹儿才跟着妈妈一步几回头地向乌龙沟的深处跑去……。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o 禁闻视频 t.cn/RxkPOKC 人们对斯大林的评价:一个连言论都能治罪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宣传;一个连良心都能判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口号;一个枪口能对准平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   发表于 2018-8-30 22: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0: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8-23 10:50 编辑

    我看着它们母子远去,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受,这匹小精灵出生在灼热的戈壁滩上,一种强烈的求生欲竟让它拜倒在我的面前。缘分,让我毫不嫌弃的抱起了这匹湿乎乎的小精灵,让我们一起走出了戈壁,走进了透着湿润气息的乌龙沟。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匹小马驹儿,当然即便是见过我也认不出它来!因为每年马群都有几十匹、上百匹小马驹降生,我是认不过来的。
      因在东温泉大草滩上的耽搁,待我走出东温泉时,马群和驼队已走远了,我急匆匆地追赶着走在前面的队伍。在前往垭口的山涧中,我突然发现不远的前方有几匹马正向山涧的另一条沟岔奔去,我以为那是迷路的马群便急忙追了上去。那群马发现有人追来,撒开蹄子便向沟堑深处奔去。我拍打着黄骠远远地追在后面。这时,跑在前方的马群,散开了队形在干涸的沟岔里扬起数道尘烟越跑越快。我撵不上它们心里发急,便顺手给了黄骠当头一水壶,可万万没想到黄骠竟然一头栽到了!我被摔下马来。就在瞬间黄骠便猛地站了起来!我的左脚套在了左边的马镫上,我整个人被倒挂在黄骠的身旁。黄骠愣愣的看着我。我仰躺在地上,一条腿挂在马镫上,心提到了嗓子眼!假如这时黄骠马一跑,我的命就算交代了!可是黄骠马不但没跑,反而靠着我凑了过来。我艰难的退下了套住的左脚,起身抱住黄骠的脖颈,轻轻地吻着它!这亲吻有内疚,也包含了感激!内疚自己不该打了黄骠,感激黄骠善良地救了我的性命!
      待赶上大部队,我有保留的对连长讲了追赶那群马的事后,连长肯定的告诉我,那不是我们的马,而是几匹野驴。幸亏我没追下去,不然,失踪的可就是我了!那处沟岔里面错综复杂很容易迷路!一旦迷路后果不堪设想。连长还告诉了我好多在山里必须注意的事情。我听着、听着没敢把我跟黄骠马的那段经历讲给他听,假如他知道了,真不知道又该怎样数落我了!
      王登品连长是个不善言笑的青海汉子,平时总是一副“阶级斗争面孔”对待观众。可是当有人遇到事情,他总是热心相助,露出善良助人的本性,他是原劳改农场的老同志,我想严肃,认真应该是他的职业病。
      翻过高高的垭口,我们来到了秀沟滩牧场,地处高海拔的秀沟滩都五月初了,还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马群散落在牧场的角角落落,有些熟悉秀沟滩牧场的老油子儿马早已带着它的妻妾奔向它自己的领地。不熟环境的连队马只好傻傻地待在这片冰滩上,刨食着覆盖在冰雪下的枯草。草滩上躺下的弱马在增加。大家的心在一天天收紧。也许是“老天饿不死瞎家雀”昆仑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没有几天的功夫,秀沟滩被冰原上的爆裂声唤醒,滩面上一条浑浊的河流自东向西缓缓流淌。
      秀沟滩绿了!马儿有救了!我们悬着的心慢慢放下来了。
      然而,岁月荏苒,在七月的一天,去乌龙沟接运口粮的驼队空手而归了!这在山里的畜群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时我们的没有与外界联络的工具,像去山口接运粮食的时间、地点这类事都是上山前就预定好的事,一旦错过了约定的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互派人员返回连队进行联系。这次驼队的人在乌龙山口苦等了三天,随身带的食物吃光了!可运粮的马车仍然不见踪影,他们只好原路返回。
      这时我们山里各群带上山的粮食早已吃光了!原本就已经在闹粮荒了。有的群的战士把发霉的狗粮、枕芯里的麸皮都吃光了,可山下连队依旧没有送粮的迹象。
      山里带队的连长急了!他紧急命令各群战士杀羊应急!可是,战士们连缚鸡之力都没有了,几个年轻小伙儿眼瞅着羊群在眼前走过,就是没有力气抓住它。最后,大家瞅准一只弱小的羊,齐呼啦地扑上去,抓住它却被它轻轻的一阵挣扎,羊没抓到,我们却四趴八仰的躺在了地上。没几天,我们小马群的战友再也顾不上民族政策,群众纪律了。我们几个一起到哈萨帐篷寻求援助了!善良的哈萨婆娘知道了真情拿出了干肉、奶疙瘩、焜饼和鲜奶招待我们,让我们体力得到补充,可以说救了我们的命!
      山下终于有消息了,当粮食运上山的时候,与粮食一起上来的还有一位刚从农业连队调过来的老兵。据说是我们新任的排长,此人的到来给我们马群以后的工作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他不懂牧业,不熟悉马群的情况却大好喜功、自以为是。上山不久他就改变了马群原来的工作程序。带着一些战士睡懒觉、串哈萨帐房,很快就使大家失去了对马群活动的掌握。等到马群下山时,连续几天寻找仍有一些马没着落。那年本来下山的时间就因山下麦收拖延了!山里的季节不等人,为避免天气突变带来次伤害。我们只好拔营撤离了。
      回到山下,根据统计那年由于马群集中,畜牧连丢失、死亡的马匹达120多匹,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事情震惊了师、团以及军区的首脑们,为追究责任,逮出造成马匹死亡的凶手,畜牧连在上面的指示精神下,迅速办起了“阶级斗争学习班”。军区军事法庭、师军法处、团保卫股也迅速派出得力干将进驻畜牧连。一时间畜牧连阴云密布,被涉嫌牵连进“学习班”的战士沙丁鱼罐头般塞满一间大宿舍,他们人人自危,一帮刚从校门踏入社会没几年的年轻人哪见过这种阵势,不少战士就违心地开始了“背对背”的揭发。让不少的战士背了黑锅,还有的背上了处分。一场闹剧在畜牧连现役军官、指导员的操纵下呼呼隆隆的开场了。可是,在事实面前除了捋实了一些鸡毛蒜皮、甚至莫须有的污蔑陷害之事,没有任何收获!相反,还逐渐显露出马匹死亡原因的根本所在!责任牵扯到瞎指挥的团领导们,各级执法部门顿时泄了气!学习班便悄然收场了……。
      那个年代这种闹剧层出不鲜,经历的多了也不足为怪!马匹损失了那么多,在得出跟战士没有直接关系后为什么不再追究?拖延送粮时间,险些闹出人命的最终责任者为啥领导包庇不予追究?太多心灵上的阴霾随着岁月的流逝,有的跟随当事人化作了青烟!但有的依然缠绕在我们的心头。
      错!错!错!那年头发生在我们身边莫名其妙的错事太多了!我们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摊在自己身上也就自认倒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1-19 03:34 , Processed in 0.08003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