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8|回复: 13

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

[复制链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发表于 2018-10-11 22: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2 13:19 编辑

2017年青海怀旧主题自驾游之二十一
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

1969年3月我随马海二团房建连一个男排和一个女班调到老六连,开赴察尔汗盐湖造盐田,第二年,即1970年3月,全连撤回马海四站。随即我们一个男排到鱼卡石棉矿开采石棉,半年后撤回马海。10月份驻四站的老六连及及十四连部分人员开赴德令哈执行看押劳改犯任务,剩余的人员合并称为十连。我在四站十连一直待到1975年9月调到团部的马海中学。加上1966年5月我在房建连驻四站的约半年时间(房建连年底搬到团部),我在四站度过了近六年的时光。

1973年元旦,我在四站结婚成家,然后又有了一个女儿,这一阶段,日子虽然艰苦但是却很温馨。

在四站的几年里,我下过大田打楞坎儿,平地,晚上手提马灯大田浇水,弯腰低头手持镰刀割麦子,麦收时节扬场脱粒装包,肩扛200斤重小麦麻袋脚踩沿麦堆上升的木板卸麦子。大田农活我基本都干过,但在四站干的最多的活儿是赶马车。

大概是1971年,在德令哈执行任务的老六连及十四连人员撤回了马海,他们一部分人加入到我所在的十连,一部分分人调到五站。这期间我由大田班调到了马车班学习赶马车,其实是随干随学,届时马车班班长是老六连的王恩庆,另外还有老六连的陈念东(绰号四六)和石兆臣,加上我共有四名驭手,四辆马车。马车班有十几匹马,有的马能骑,我们四人有各自的骑马,有一名老兵负责喂马,这喂马的活儿也很辛苦,主要是得半夜起来喂夜草,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

赶马车的活儿干了有四年,其间赶车最多的活儿是给大田送肥料、到沙柳包里拉柴火、及到团部仓库送麦子,到团部副食厂拉面粉及油盐酱醋,其间跑过到高泉煤矿拉煤、到南八仙抓马挖盐、到大柴旦拉白菜等数趟“长途”

说起拉柴火,除了给连队食堂和班排集体拉柴火之外,那时连里领导允许周日休息时间给结婚成家的人家拉柴火。当时住家户以老兵居多,青年结婚的还不多。谁家需要用马车得提前预约,排着队。逢星期天,叫上几个好友帮忙,到各家借上几根撬棍,拿上铁锨,一般有五、六个人,坐上马车向红柳包深处驶去,因为近处的红柳柴火越来越少了。找到一座认为好挖的红柳包(一般是干枯死了的红柳),先沿躯干(其实是红柳的根部,挖的柴火也就是干枯了的红柳根)往下挖土,挖到形成一个深坑,地下弯曲缠绕的粗壮的红柳根裸露出来,然后将撬棍尖头一端用力插进红柳根之间的缝隙里,利用杠杆原理,两三个人握住撬棍另一端用力往下压,将红柳柴火撬出来。有时一个沙柳包的柴火就够装一马车,有时得挖两个包才够一车。这打柴的活儿很累,消耗体力很大,所以打柴归来,主人往往好酒好烟好饭好菜地招待一顿,帮忙的人也乐得其所。

现在想想那时的行为就是犯罪,但是那是为了生存,按照马斯洛人类需求层次理论,生存需要是第一位的。还有更犯罪的行为,毕竟用马车拉柴火数量有限,那时经常还有大柴旦柴运司的汽车来马海拉柴火,连队领导派上一个班的人,拿上好几根撬棍,沿红柳包内部弯曲颠簸浮土杨天的车辙路开进去很远,专找那种大型的沙柳包,用撬棍撬之外,还用钢丝绳套到柴火上启动汽车大油门向外拉,装满一汽车柴火,往往能摧毁好几座沙柳包,这整车的红柳柴火运出去往往是连队领导换取利益。

那时四站的沙柳包主要分布在四站北部的大田荒坡之外,几年下来,近处的沙柳包已经成了一座座低矮的沙丘了。

1974年四、五月份,那时女儿才4个月大,需喂奶,我每天天不亮,就徒步从四站向西走一条小路,跨过隔开四、五站的一条支渠小桥,去团部南面自然沟里的一户牧民家里,用土豆面粉等换牛奶,回到连队天才刚刚亮。有一次,我刚过了桥,一只大狗扑过来,冲我狂吠,吓我一跳,我顺手捡起地下的一根树枝,向那只狗摇晃扑打,同时疾步向前小跑,狗也没再追我,朦胧间我看到远处似乎有一间牧民帐篷。自那以后,每天早上我都拿一根棍子上路,但是自那一次后再也没有遇上狗。

1973年元旦,我在四站结的婚。婚后,一站的杨曙光战友借给我两副套兔子用的铁夹子,并教给我使用方法。我头一天傍晚在四站东北方向从一站过来的水渠边的斜坡上,找到兔子来渠边喝水的小路(兔子的习性是来喝水走固定的道路)下了两个夹子,第二天我起了个早来到下夹子处,还有十几米时听到有扑棱扑棱的声音,到了水渠边一看,好家伙一只灰色的大兔子被夹子夹住了一只腿,他挣脱到了水里,被铁链子拉住跑不了,腿被夹破了,出的血染红了渠边一小片水域。后面的行动就是拿回家宰兔子炖兔子肉美餐了。隔了几天又如法夹到了一只兔子,但以后数天就再也没有收获了。听懂行的人说,可能那条小道上就只有那两只兔子走过去喝水,要再夹到兔子就得换地方。

四站的烽火台,是四站的标志,我也爬上去过。连队营房,大多分布在烽火台前方与通团部的大路之间,烽火台后方,是马号、仓库、两排军垦以前遗留下的房屋,再往后(北)是场院,再往后就是大片的田地。再往后就是荒坡和红柳包了。

1975年9月,我被调到马海中学任教,工作离开了四站,但是爱人还在十连,家还在四站。一年后,爱人调到马海团部卫生队食堂工作,家也搬到了团部,我便彻底离开了四站,离开了四站的烽火台。

四站,最多时曾驻过三个大的连队,好几百口人,青年知青主要是青岛籍(老十四连)、济南籍(老六连、房建连)及少量的西宁籍。

四站的知青、老兵、干部等等,曾经创造了屯垦戍边生活的辉煌期,但随着全国知青返城大潮,也经历了青海调配、青年回收、农场衰弱的几个时期,大趋势下不能脱离其外。

如今的四站,营房已经荡然无存,成为废墟;周围的大片土地,已经退耕还牧,成为马海村哈萨克人的牧场,有的已经开垦为农业生态公司的枸杞资源田。但是,四站的标志--烽火台依然存在,在周围方圆几百上千米的荒野上昂然屹立,但已经被铁丝网围了起来,保护起来。看来,烽火台已经作为历史的遗迹受到重视。

这坑洞累累但昂然屹立的烽火台,不曾见你历史的硝烟弥漫,你却目睹了四站军垦人十几年的岁月流年。要走了,我站在烽火台前,浮想联翩,眼眶湿润,你是山东知青贡献青春、书写历史的见证!再望一眼烽火台,再望一眼四站,再望一眼烽火台前的土路。再见!我们山东知青曾经的家园;再见!我们知青战友心底的圣地。

2017青海自驾游之7月12日拍四站照片选

现在的马海地区地图


从各个角度拍四站:
烽火台--四站的标志

这一片土地当年称为四站,老十四连一直驻扎在此。1966年5月始我所在的房建连也在四站,年底房建连迁到团部。71至75年我在10连(原老6连)也住四站,75年我调到马海学校就离开了四站,就是说我在四站有近五年的时光。
烽火台 (001).jpg

40年过去了,四站的房屋荡然无存,烽火台依旧,大地苍凉
烽火台 (002).jpg

如今的烽火台已用铁丝网围了起来,这是政府为了保护历史遗迹
烽火台 (003).jpg

我站在烽火台前,给孩子们讲述有关烽火台及四站的故事
烽火台 (004).jpg

老伴是老十四连的,来到马海后一直在四站,后来才到团部卫生队食堂工作。40多年后,站在烽火台前合影留念,只是岁月无情,青春已逝。
烽火台 (005).jpg

烽火台特写。烽火台四壁坑洞累累,但仍巍然屹立于天地之间,是历史的见证。
烽火台 (006).JPG

同上
烽火台 (007).JPG

烽火台,被绿树青草灌木丛环绕,头顶蓝天白云,有股洪荒之美
烽火台 (008).jpg

烽火台,被绿树青草灌木丛环绕,头顶蓝天白云,有股洪荒之美
烽火台 (009).jpg

站在烽火台前,浮想联翩,你是山东知青贡献青春、书写历史的见证!
010.jpg

再望一眼烽火台,再望一眼四站,再望一眼这条土路。再见!我们山东知青曾经的家园;再见!我们知青战友心底的圣地。
1697f7d926055d887802c0ab9373d5a0_105906l29t6ag7g81hgps2_调整大小.jpg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D 禁闻视频 t.cn/RJJZmvT 据说赵国官员有三特色四守则。三特色:高举红色旗帜,收获灰色的利益,使用黑色社会手段。四守则:喝酒基本靠送,抽烟基本靠供,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  发表于 2018-11-11 02: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3: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4 20:07 编辑

大棚
四站的蔬菜大棚,不知所有权是哪家
大棚 (4).jpg

我从大棚跟前走过
大棚 (3).JPG

蔬菜大棚的门,铁将军把门,估计马海冬季蔬菜全靠它了
大棚 (2).jpg

7月的马海,可能光照太强,大棚顶部盖着毛毡以降温
大棚 (1).jpg

大树
四站高大茂盛的杨树,是当年军垦人栽下的
大树 (1).JPG

老伴、儿媳、小孙子,在树荫下乘凉
大树 (2).JPG

伸展一下胳膊,小孙子只顾自己玩
大树 (3).JPG

我在附近徘徊,极力回忆过去在四站的生活片段
大树 (4).JPG

小孙子娘儿俩在游荡,她们感觉这地方很新奇
大树 (5).JPG

发现了烽火台
大树 (7).jpg

对面长长的白色的是蔬菜大棚
大树 (8).jpg

这几棵杨树,高大的树冠,遮挡了马海的强烈的阳光,造就了一方阴凉,但是显得很孤寂
大树 (9).jpg

树荫下,有人烧过树枝子落下一层灰,小孙子很好奇
大树 (10).jpg

茂密的杨树叶子,叶片形状与内地略有不同
大树 (11).jpg

这几棵杨树有五、六层楼高,远处是一片梭梭林。蓝天、白云、远山、绿树、野花,相映成趣,不失为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大树 (12).jpg

这棵杨树高大而挺拔,只是太过寂寥
大树 (13).jpg

这低矮的土墙,是当年我们营房的废墟
大树 (14).jpg

树下,奶奶在给儿媳讲述当年在此地的艰苦生活,但是她理解不了,认为这么荒凉的地方怎么能有人居住
大树 (1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21: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3 21:13 编辑

水渠
马海水渠的闸门,水量还是很大的
水渠 (1).jpg

进入马海的水渠,看结构是后来修建的
水渠 (2).jpg

这一段水渠,看结构是当年军垦人修建的,但已经废弃了。小孙子在汽车天窗站立看稀奇
水渠 (3).jpg

这是四站附近的水渠,显然是当年军垦修建的老水渠,看来还在用着,只是现在没有放水
水渠 (4).jpg

同上
水渠 (5).jpg

这段水渠我记忆犹新。水渠右方(东)是四站,水渠左方往北(西北)是五站,穿过水渠的路向西直通到团部,那时我在四站十连(原老六连)赶马车去团部拉面粉副食、送麦子等常走这条路。1974年的4、5月份的一段时间,每天早上天不亮,我就徒步跨过这座小桥,去团部南面自然沟里的一户牧民家里,用土豆面粉等换牛奶(那时女儿才5个月大,需喂奶),回到连队天才刚刚亮。有一次,我刚过了桥,一只大狗扑过来,冲我狂吠,吓我一跳,我顺手捡起地下的一根树枝,向那只狗摇晃,同时疾步向前小跑,狗也没再追我,朦胧间我看到远处似乎有一间牧民帐篷。自那以后,每天早上我都拿一根棍子上路,但是自那一次后再也没有遇上狗。
水渠 (6).jpg

水渠 文字.jpg


水渠左边是一条路,看样子像是原来通往团部的那条路
水渠 (7).jpg

这闸门还很新,是在用着的
水渠 (8).jpg

看出来了,闸门下流水的水渠是后来修的,跟前这一段老水渠不用了。老水渠侧面是斜的;新水渠侧面是直立的。
水渠 (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21: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4 19:26 编辑

四站近景
工程驻地
四站近景 (1).jpg

四站附近地貌
四站近景 (2).jpg

四站附近地貌
四站近景 (3).jpg

四站到了,这是从公路进四站的土路,我怎么看都觉得同40多年前没有两样
四站近景 (4).jpg

虽然有植物,但给人的感觉是荒凉
四站近景 (5).jpg

我们的车子停在路边,不敢开进去了,怕陷进土里
四站近景 (6).jpg

四站这条土路通到省道S210线,我怎么看都觉得同40多年前出四站到马海公路右转去团部的线路一样(四站到团部有两条路,经过五站的那条土路只能走马车,汽车必须走这条路)
四站近景 (7).jpg

我站在土路中间拍照留念,背后远处是烽火台
四站近景 (8).jpg

土路在梭梭灌木丛中蜿蜒曲折延伸
四站近景 (9).jpg

小孙子在焚烧树枝的灰里找玩儿头
四站近景 (10).jpg

四站近景 (11).jpg

四站近貌
四站近景 (12).jpg

野花遍地,叫不上名字了,但是我很熟悉
四站近景 (13).jpg

好一幅大自然的风景画
四站近景 (14).jpg

地面上有铁丝网隔离,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四站近景 (15).jpg

这种灌木丛叫梭梭,枝叶浓密,与地面碧绿的野草融为一体
四站近景 (16).jpg

这是座配电房,地上一堆新转头,好像要建什么房子
四站近景 (17).jpg

铁丝网前后,景象大不相同
四站近景 (18).jpg

远山与近景遥相呼应,此时的马海,此时的四站,一片碧绿
四站近景 (19).jpg

这流水沟看上去很熟悉,现在没有水,地下野草茂密
四站近景 (20).jpg

野草茂密,又是一幅绿色的风景画
四站近景 (21).jpg

一只小山羊,拴着的
四站近景 (22).jpg

好像是废弃的机井。我想起了当年我在四站十连时,每天下午六点来钟机井抽水,大家肩挑手提水桶,排队在井旁接水的热闹景象
四站近景 (23).jpg

这段路,40多年前后几乎一样,记载了山东知青苦涩的一段历史
四站近景 (24).jpg

小孙子就地取材,搭建房子。爸爸告诉他,爷爷奶奶从前就住在这里,他惊讶地说:这里能住吗?但愿我们的后代不像我们一样。

四站近景 (25).JPG

开车沿疑似通场部的老路向前走,有几匹马儿在吃草。不过前面路被拦住了,只得调头返回
四站近景 (2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9: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4 19:35 编辑

营房废墟
四站营房的废墟,已找不到当年的家
营房废墟 (2).jpg

营房已成废墟,但烽火台依旧
营房废墟 (3).jpg

看着这废墟,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营房废墟 (4).jpg

看着这废墟,想起了永远留下的战友,不禁眼眶湿润!
营房废墟 (5).jpg

尽管营房已成废墟,但我还是沿废墟漫步,企图寻觅当年生活的影子
营房废墟 (6).JPG

这好像是储水用的,仔细看下面有出水的管子口,已废弃了
营房废墟 (7).jpg

广阔的四站,心酸的历史
营房废墟 (8).jpg

当年营房的废墟与从历史走过来的烽火台,与现代的塑料大棚为伍
营房废墟 (9).jpg

原来的房屋,都是用草泥垛起来的
营房废墟 (10).jpg

原来的房屋,都是用草泥垛起来的
营房废墟 (1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9: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4 19:54 编辑

视频:2017年青海怀旧主题自驾游之二十一之 今日的马海四站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g2MDAzMDEwNA==.html


本帖结束

谢谢赏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7

主题

82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750
QQ
发表于 2018-10-14 21: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bmark49 于 2018-10-15 07:05 编辑
lin2011 发表于 2018-10-14 19:40
视频:2017年青海怀旧主题自驾游之二十一之 今日的马海四站

       谢谢lin2011战友发来的好文章【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 [修改]】,赞!拜读此文后,使我不禁又要说一说我们的共同经历,咱们都在马海四站和团部待过,在四站都是农业连的,在团部,你是在学校,我在机务连。我在马海待过五年,一年在机务连。其中四年都是在马海四站度过的,那段时光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那时我刚迈入社会参加兵团就在马海四站十四连,所以对事情的看法也十分幼稚,妄想用自己的汗水洗刷去着先天条件的不足,多做贡献,无愧时代。所以再苦再累的货都抢着干,干起活来脸上的汗水吧嗒吧嗒往下滴。像您提到的扛麻袋走翘板、码垛都干过,并且也干得很好。记得当时有的战友走翘板身体只撑不住就会掉下去。去南八仙挖盐,我晚上合衣睡在到道班地上的麦草中。冬天打井时我争着下去挖泥,泥水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我还是坚持下来,上来后没走到宿舍裤子就结冰了。文革期间,我当炊事员时,有一天无人上班,我自己一人做了一袋子半面的馒头,保证连队及时开饭。评选学毛选积极分时,我的票数通过,但连干部把我拿下,换上根正苗红的人。理由是我的家庭有问题。还记得团支部召开批团大会要发展我入团时,一个老兵跳起来说我的父亲在台湾,没法去调查清楚我父亲的历史,所以他不同意我入团。尽管这样,举手表决时,同意我入团的人还是过了半数,但上报上级团委后竟没有批准我入团,而换上了一个没有过半数票的、根正苗红的女战友入团,这位女战友后来就是某连的指导员。往事不堪回首…...。
       说起套兔子的事情,我不得不提一下,在青海吃野味那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我们连就有一位战友很会套兔子和黄羊,野味没少吃,但落下了个肺包虫,经几次手术效果不好,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据说原因是肺包虫寄生在野生动物身上,虫卵不易被发现,再加之由于气压关系,煮的时候煮不死虫卵所致。
       这方面老外防范意识较好,回顾加拿大的一位农场主,有一次在高速路经过森林时撞死一只鹿,他不敢吃,我建议说可以喂狗,他说万一这只鹿有病,狗吃了就会传染我们,最后他就把那只鹿给扔了。
       您还会赶马车,我就不会。在当时来说赶马车是很重要的工作,连里很多事情都要靠马车来接解决。敬佩您您能为战友们排忧解难,也为连队做了不少贡献。
       我当年住的宿舍离烽火台很近,当时的烽火台还是比较完整的,晚饭后经常上去玩,或在那里聊天。现在每当我看到四站烽火台的周围营房夷为平地的照片,及我们开垦的几千亩地也化为乌有,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和失落感,您说它是我们在哪里奋斗历史的见证,它见证了又能怎样,我想只是我们这些在那里有所经历的人才有所感慨,有所悲伤。没有那段经历的人是不会关心的。想的多了心情会很沉重。所以也常常自我安慰地在想,往事久远,不必太认真,也不必太伤感。应当是:拜读贵文在小院,蹉跎岁月付笑谈,感慨万千忆往事,知足常乐度晚年。
       再次感谢lin2011战友不辞辛劳发来的好文章。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7

主题

82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750
QQ
发表于 2018-10-15 06: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lin2011战友:您好!我还有个疑问就是马海四站当年我们的营房荡然无存,是不是人为地拆得这么利索,房子因年久倒塌,断墙残壁总该是存在的吧,在照片中就见不到,我见有些照片中的三站和一站的旧房子都还存在,有的仍然住着人,有的虽然破旧但断墙残壁仍然存在,所以我估计是四站营房应是人为的拆的这么利索,不知情况是不是这样?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5

主题

871

帖子

61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19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5 23: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2011 于 2018-10-15 23:42 编辑
ybmark49 发表于 2018-10-14 21:23
谢谢lin2011战友发来的好文章【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 [修改]】,赞!拜读此文后,使我不 ...

非常感谢ybmark49战友认真阅读我的帖子《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并且就此回忆了当年在马海、在四站的部分生活经历。看来你我的经历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这真是冥冥之中,天作之合。那个时代极左路线大一统下,我们这样的人被打上阶级的烙印,生活、工作处处受歧视、受打压,抬不起头来,挺不起胸来,只能苟且地活着,这种处境的具体例子不胜枚举。无法想象,如果那时的路线延续至今,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会是怎么一种样子;我们的国家在世界上会处于一种什么地位。

你在连队申请入团的遭遇,我也有这样的经历。1969年9月还在察尔汗盐湖造盐田时,我写了1份入团申请书,那时是老六连(后改为十连),周有理任指导员,徐东发任连长。记得当时连里同时有4人写申请,报到团里后批下来3人,没批的是我,我知道原因,和1965年高考不予录取的原因一样,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

我在四站时,听人们说过你们连(老十四连)的王成友连长那个人很不怎么样,他对青年尤其是出身不好的青年净使坏。巧合的是,1979年12月我们调到德令哈民师后,发现王成友在民师任总务主任,也不知他何时何渠道调来的。84年我在民师任教务主任,有一次开校务会,在会议室闲聊,王成友说我是快退休的人了,那时他已50多岁(青海干部男55岁退休),我调侃他说:王主任,你要是在中央当干部,50多岁还是年轻干部啊。

关于赶马车,那时农业连赶马车确实是个不错的活儿,不用下大田、出大力,而且多少是个技术活儿,还有条件骑骑马。

70年底到71年底这一年,我在四站老六连(济南籍)和老十四连(青岛籍)去德令哈执勤的人走了后剩下的人员组成的十连,在哪个班当班长来着,王忖厚(十四连,青岛人)当副班长,这期间下大田的农活基本上都干了一遍。德令哈执勤的人员回来,调整后的十连指导员周有礼、连长徐东发(王忖厚去了五站),我自己要求的去马车班,老十四连的关致林赶车骑马很厉害,他教过我骑马,好像是我想上马车班的动力。赶马车的几年里,有一次骑马摔下来扭着腰疼了3个月;有一次马车空车回马号一边车轮压上一块石头导致翻车把我扣在车厢板下,也是压得腰伤在团部医院住院20天;有过一次马惊车翻把辕马压住,梢子马绳子断了马跑了但我人没事儿;有几次到红柳包里拉柴火路上车陷在坑里,不得不卸下柴火,空车赶出坑后再装柴火的麻烦事儿;还有一次历险就是晚上骑马从四站去二站石油局看电影,回来时马走错路进入一站附近的沙柳包里,转悠了大半夜才出了沙柳包走到正路上,回到四站马号已是下半夜了,那次把我吓得不轻。总之赶了几年马车并不都是那么逍遥自在。

聆战友:拜读贵文在小院,蹉跎岁月付笑谈,感慨万千忆往事,知足常乐度晚年。
也和一打油:

四十年后访四站,
旧貌新颜人伤感,
烽火台前忆往昔,
苍茫人生向前看。

又:关于营房荡然无存原因,另外探讨之。

再次感谢ybmark49战友的关注与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7

主题

82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750
QQ
发表于 2018-10-16 07: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lin2011 发表于 2018-10-15 23:38
非常感谢ybmark49战友认真阅读我的帖子《今日马海四:四站--遥远的记忆》,并且就此回忆了当年在马海、在 ...

衷心感谢lin2011战友的回复、推心置腹的交谈,并附打油诗一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字符器专家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蜀ICP备16015572号-18 )

GMT+8, 2018-12-11 11:19 , Processed in 0.374690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