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5|回复: 2

上山路上·

[复制链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发表于 2018-10-23 20: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10-23 20:16 编辑


    回顾在青海兵团的那段蹉跎岁月里,最使我刻骨铭心的还是在一团畜牧连经历的那些往事……。
    畜牧连是农一团在格尔木最东头的一个小连队,顾名思义它的主业肯定是以畜牧为主了。然而,由于当时有些战士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的女朋友也调到这个连队来。那就迫使连队也开垦了几十亩地种了些小麦、豌豆和蔬菜啥的。畜牧连有大、小两个马群,1200多匹马。一个拥有50多峰骆驼的驼群和十几个羊群,近万只纯种绵羊。
    马群基本是散养在方圆近百公里的阿尔顿曲克大草原上,由各自的儿马(生性彪悍、强壮的公马)统治着数量不等的骒马和它们的儿女,妻妾成群的儿马占地为王,划地为牢带着各自的臣妾在广袤的草原上随意游荡。
    连队畜群每年的六月份都要从山下牧场向昆仑山里的夏季牧场迁徙。山里的牧场是一片地域宽阔、水源充沛、牧草肥美,周边沟堑草场也富饶,且少有天敌伤害的绝佳天然牧场,我们叫它——秀沟滩。这种传统的迁徙方式,牧民们叫“转场”,兵团战士叫“上山”。
    每年的“上山”,战士们都是要付出辛苦和代价的。畜牧连上山有两条路可行,一条是从大格勒南面的大乌龙沟进山。这里可以通向适合马群放牧的“秀沟”。另一条就是从小乌龙沟走,去向是牧场更宽阔,更适合众多羊群放牧的“西温泉”。这两条进山的通道都十分险峻,沿途地势复杂、基本是寸草不生,且险象四伏。两条进山路沿途都有星星点点的地方可供牲口进食、补充体力否则根本进不去山。
    从山下北草原经大乌龙沟到山里秀沟滩,大约得有2~300里的路程,人,畜要奔波5~6天的样子。其实,进山根本就没有路,只是凭借前人的经验,人、畜摸索着,勉强过得去便称至为路了!
    我只上过一次山,那是在19684月下旬。当时“天灾人祸”使马群在山下再也呆不下去了,无奈之举便强制畜群提前两个月进山。可是,四月的昆仑山有水草的地方,还是一片冰天雪地。秀沟滩更是被冰雪封冻,整个草原看不到一丝绿色牧草。兵团当官的压根就不考虑牲畜上去吃什么?只想排除山下农田不被牲畜糟蹋就行。
    过去我没有上山的经历,只是听排长念叨过山里的传奇。所以,对上山这个“壮举”,充满了期待、敬畏和遐想。
一,穿越戈壁滩
    连绵起伏的昆仑山脉与广袤的大草原,间隔着一条数十公里的戈壁滩。青藏公路从东贯西从大漠边沿穿过。坑坑洼洼的戈壁滩布满了粗糙的沙砾和大小不一的鹅卵石。白天,在高原烈日的暴晒下,整个戈壁滩就像是敞着锅盖的热锅,到处升腾着恐怖的蒸汽,让人、畜望而生畏。为了防止减少不必要的伤害,我们只能选择避开高温时段,夜闯戈壁滩。
    夜幕降临了,人渐渐感受到凉风习习。经过白天的养息,人、畜精神充沛,我们便开始了穿越戈壁的大迁徙。当我们从草原上集中起马群,来到青藏公路与戈壁滩的交界地段时,马群停住脚步踌躇不前了,它们仍然对戈壁滩笼罩的热浪打怵。近千匹马儿簇拥成团,在戈壁边沿、青藏公路上打旋……。
    性急的战友泼了命的驱赶着马群,好歹才把有进山经验的老马哄进了“热锅”,识途老马率先向戈壁深处奔去。
    霎那间,惨淡的月光下,马儿的嘶鸣跟战友们声嘶力竭的哄马声交织在一起,混杂在马蹄扬起了遮天蔽日的浓浓尘埃,那尘埃像一团漫无边际的沙尘风暴,轰轰隆隆、排山倒海地卷向远处影影绰绰的昆仑山……。
    这时,我发现公路不远处停靠着一大流军车,军车打着闪光灯在静静地避让着马群的通过。“忽闪、忽闪”的灯光像是在向马群和牧人致敬!战士们被这万马奔腾的场景所震撼。可是,他们不会想到驱赶这马群强渡戈壁的,却是十几个翩翩少年,风华正茂的山东知青呀!
    经过白天烈日暴晒的戈壁滩,虽然受夜晚气温骤降,地表温度会略有收敛。但是,仍然灼热无比,滚烫的戈壁滩让人不敢轻易踏足。咬牙徒步走进戈壁滩,脚上的解放鞋底立马就变得软塌塌的,鞋底沾黏上许多沙砾,又烫又硌脚让人迈不开步。我们马群的战友有马骑还好,那些羊群的战友没马可骑,只好徒步跟在羊屁股后面一步一挪走向昆仑山,他们的经历又该是多么的难耐与煎熬!
二,勇闯“小西沟”
    “小西沟”是进入大乌龙沟后的第一道险境,它是冰川期地壳变化大自然留下的天然杰作。东、西两侧的山脉突起形成了中间峡谷洞穴,而冰川的造化,鬼斧神工地形成了洞内冰壳、地下溶洞、地下河流的亘古奇观。
    当我们来到“小西沟”的入口处,就被这黑洞洞的洞穴所震摄。别说马儿,就连人也没有勇气走进那冒着嗖嗖凉气的阴森洞穴。驱赶下马儿胆怯地挤到洞口,当一匹被挤进洞穴,马蹄踏上洞中地面的瞬间,一股惊天动地的“咚、咚”巨响立马从洞中传出。踏进洞口的马儿,在身后马群的拥挤下,毫无退路地向洞的深处奔去。尚没踏进洞口的马儿,受到洞内传来巨响的惊吓,收住了前蹄企图后撤。牧马的战友瞅住时机、一拥而上,截断了马群的退路迫使马群前呼后拥闯进洞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马群狂奔而去。好长时间巨响过后、尘埃逐渐消散,小西沟恢复了平静。
    当时,我独自骑马、牵着骆驼驮子走在最后。当我来到洞口前时,我犹豫了。我对洞中的情景两眼一抹黑,眼瞅着眼前昏暗的洞穴,身后又牵着驮着马群全部家当的四峰骆驼。我真还没有勇气独自踏进这凶吉难料、前途莫测的山洞。
    正当迟疑、犯难时,救星来了!带队连长出现在洞口,他招呼着我放心大胆地踏进了小西沟。
    进洞后。连长一直在给跟我讲述“小西沟”的来由,他一换平时那张总是板着的面孔,净找些让人轻松的话题说。我骑在马上与他并驾齐驱,可我的心里却在偷偷地寻思:“嘿,原来这‘老阴天’也能放晴啊!”。连长和蔼、可亲的语气和渊博的地理知识打动了我,扭转了我对这位劳改农场转业干部的看法。原来,这兄长般的青海汉子患有一时难以改变的“职业后遗症”呀!
    “小西沟”的洞内跟洞外直接是两重天。刚才,还热得满身冒汗,进得洞来不大会儿就冷得直打哆嗦。待我慢慢适应洞内的昏暗后,我仔细地观察着洞内的情景。“小西沟”里还是蛮宽敞、平坦的,没有洞外那么多的乱石挡道,地面略向左边倾斜,洞壁其实就是两座对立大山的峭壁,洞顶就是两壁合拢形成的连接和穹窟。
    眼前的一切不由地让人敬畏这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本该形成的山涧峡谷,却造化成了神奇的洞穴。洞内不见河流,却隐隐传来“哗、哗”地流水声……。
    王连长见我好奇,便带我向左边坡下走去。当我们来到一处近似井口的窟窿时,连长从他那自制的帆布挎包里取出一个4节手电筒,把强烈的光柱射向那黑咕隆咚的圆窟窿。
我的老天爷啊!什么神功造化了眼前这冰、土重叠聚起的万丈深渊,连长的手电根本照不到窟窿的底部,那“哗、哗”地流水声正是从这窟窿的底部传来。流水声从地下传来,荡击着井壁,震撼着人心。催生着我心中的疑团……。
    在我们继续往前走的途中,我又发现在这阴森森的地洞里,竟然横躺在地上一棵一搂粗,两丈多长的朽木,朽木在昏暗的光线下泛着灰白色的光。我纳闷,洞外方圆几十里都不曾见过任何树木,这粗壮的树干又来自何方?它又是怎样躺在了这人迹罕至的山洞里?它又有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饶有兴趣的好奇,百思不解的困惑使我下意识的收紧了缰绳,陷入了沉思……。
    突然,身后的骆驼昂首叫唤起来,那“嗷、嗷”地叫声惊醒了我,把我拉回了现实。
    走吧!后面的路任重道远,我们还得走下去……。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2 禁闻视频 t.cn/RxBCc65 警察不是用来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的,警察是用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的。警匪还有区别吗?当然有区别,匪没有人给发工资的。  发表于 2018-11-9 07: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9

主题

1513

帖子

5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77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20: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约翰 于 2018-10-23 20:19 编辑

   三,人间仙境——“东温泉”

    走出“小西沟”,天色已近黄昏,眼前又是满目的沟堑和滚石,我们沿着遍地马蹄踏过的河床、山坡,翻过几座山梁。突然,迎面一股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我跟连长顿时似久旱遇到甘露,不约而同、扬鞭催马加快了行军的速度。这冷不丁地加速,让身后猝不及防的骆驼受到了伤害,鼻牵绳勒的它们仰天大叫,让我好生内疚。
    “东温泉”,由它西南面山梁有处温泉而得名。它的下方是一处宽阔硕大的盆地,由于盆地四周的山岗水源丰盛,使这里成了一片景色怡人的荒山绿洲。
    我来到“东温泉”的第二天清晨,早饭后,排长喊我一起下滩看马,我有些受宠若惊。自从来到马群我下草原的机会极为少见,因为我戴着眼镜,长像又天生瘦弱。领导总是关照我,基本没安排我下过草原,只让我在家做饭。习惯成自然,做后勤却也不觉得咋样!可是心中也少不了厌烦!
    今天,排长竟然安排我下滩看马,还是在这么景色溢人的“东温泉”能不让我兴奋吗?不过我清楚,排长的决定肯定是昨晚连长给他“下了药”。可我还是高兴地着三不着两,备马时竟差点忘了放汗褆。旁边的排长看我手忙脚乱的样子一直在笑。
    来到滩上,我好奇地观察这东温泉草滩所处的地理环境。原来,它正处于群山环抱之中,地势的优越让东、南、西部的山泉集中汇集在这里。尤其让人称奇的是,它的西北面被一道褚红色山梁拦截,那褚红色山梁像是人工垒切的一道石坝,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挡住了西北风的入侵。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石坝的中间,鬼斧神工地留有一道恰到好处的豁口,这豁口俨然就是一道石门,滩上多余的水顺着这道门坎肆意的倾泄出去。门坎的高度与滩内水草的茂盛,又完美的起到水土保持的良好效果,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造就了东温泉在这荒蛮、干燥的环境里成了一处神奇的绿洲。远处石门外传来轰轰隆隆的咆哮声,那是水泻引起的轰鸣,它恰似专为绿洲画面演奏的共鸣曲,让人愈发陶醉、留恋……。
    滩上,经过一夜觅食马儿的肚皮都涨的滚圆、滚圆,吮足奶水的小马驹在撒着欢的相互嬉戏,骒马在儿马地保护下卧在草滩上悠闲地歇息……。
    我绕过它们来到大石门的边沿,呜哇!石门外的景色惊呆了我,那完全是一种别样的洞天。首先,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东温泉竟处在一个“一览众山小”的高度。那豁口居高临下,放眼望去豁口外云海翻腾,道道山脉在云海中形成无数的“岛屿”,那云海、那“岛屿”、那“波涛”无边无际、试比天高。从石门泻出的滩水变成一道从天而降的银白色瀑布,看不到瀑布落下的尽头?只闻山涧深处回荡着沉闷的轰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哪!更令人叫绝的是:一道绚丽的彩虹在山涧横空跨越。将醉人的美景推到极致!它让我忘却了这些天的枯燥,忘却了昆仑山的荒蛮,真想投身这迷人的世界,在无极的云海中漫步、畅游……。
    正当我想策马靠近山崖边探身细看崖外仙境时。胯下坐骑胆怯了!它不听使唤地向后倒退着,瞅准机会驮着我扭头就向滩心排长他们站立的地方奔去。
    我后仰着身子、紧勒着马缰,遗憾的回望着那升腾的水雾、迷人的彩虹、听着山涧传来的轰鸣,深情地拍了拍坐骑的脖子,这轻轻地拍打有埋怨也饱含了感激。
这时,排长他们已经做好继续赶路的准备,马群也集中起来缓缓地向南面坡道移动。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这处让人心旷神宜的宝地,跟随着马群,向南面的大峡谷走去。
四,通向“垭口”的路

    离开东温泉的路,越走越艰难。
    干涸的河床上巨大滚石遍地,小小的沙砾研磨着刚刚经过一夜浸泡而角质变软的马蹄,上路没多会儿,许多马儿就步履蹒跚,瘸着走路了。这时,我们似乎离太阳更近了,火辣辣的毒日头烤的人无处藏身。马儿也失去了先前的劲头,一匹匹低头耷拉尾巴,紧挨在一起迈着懒散的步伐,不情愿地、慢悠悠地往前挪……。
    突然,一阵巨大的垮塌声改变了眼前的局面,带队的儿马支愣起耳朵,昂起了头,警惕的四处张望。受到惊吓的马儿嘶鸣着,迅速向群主靠拢,沟堑里一片混乱。
我正骑在马上昏昏欲睡,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险些从马背上掀下来。我定神观察,原来在左边峭壁尘雾弥漫处,有大片的散石塌落,峭壁高处还有零星的碎石,在稀稀拉拉的往下掉。可让人称奇的是那塌方的地方,裸露出的却是一大片乌黑的煤层,那煤层在太阳的照射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我想这突如其来的塌方,应该是太阳光照太强,煤炭受热膨胀。加上马队通过山谷产生震荡,引发共鸣而造成的吧?可在这寂静闷热的山谷里,这猛然间地地质变故,确实让我们受惊吓不小。虚惊过后,我们还得振作精神继续赶路。
    自从离开“东温泉”,我们一直在爬坡,虽然坡度不大,还是很明显感觉到呼吸的困难、心跳在加快。烈日的暴晒,增加了体能的消耗,我感觉口渴的厉害,嗓子像要冒烟甚至冒火,双唇干的生痛难受,我不停地用舌头舔,没多大功夫就感觉到双唇干裂的翘起了死皮,用手撕去翘起的死皮,双唇流出了鲜血,舔去鲜血,唇上留下了道道裂痕,生痛、生痛!
昆仑山里净是些不规则的山涧沟岔,山脉之间形成的峡谷,有的很宽也很长一望无际。这样的山谷在延伸的过程中,会不断的有两侧的沟岔掺和进来,许多沟岔的地形、地貌几近相似,都是遍地的乱石和干涸的河床。它们从何而来?沿途又汇集了多少相似的山脉?兄弟我们不曾知道。但是,从这遍布河床的那些横七竖八的巨大石块看,可以想象一旦遇到雨季大雨滂沱、山洪暴发、乱石翻滚这里将会是何等凶险壮观的场面,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走到这里,随着与“垭口”的逐渐接近,海拔高度估计也在4000公尺以上了。我们也走的人困马乏了,谁也没有力气再吆喝着驱赶马群加快速度了,只有任凭领头的老马儿晃晃悠悠地带队前行走。
    我侧愣着身子,一条腿架在马鞍上,胳膊肘拄在大腿上,一手托着腮,一手提着缰绳晃悠在马背上。我看到一匹幼小的马驹,不断的蹭到妈妈的跟前,企图用幼小的身躯挡住妈妈的脚步。小马驹儿是饿了?还是累了?走不动了?我真的好想下去抱上它,免得它在这艰难的征程上掉队……。
五,翻越生命线——“垭口”

    昆仑山脉纵横交错、连绵不断,通向秀沟的路天堑重重叠叠,我们都侥幸通过。这次不行了!一道海拔6000多公尺的山梁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道高入云端的山梁,有一处略微低些的豁口,那就是我们要通过的“垭口”。
    这道山梁我至今叫不上它的名字,只记的它的凶险!
    垭口,是在一座高高的山脉中略显低矮的豁口,其实这里也低不到哪里去。可它是去秀沟唯一的通道,别无选择!就在我们跃跃欲试准备登山时,连长及时叫停了我们的行动。他指着飘浮在山半腰的一大片云雾说:“现在不能登山,你们看那些白雾,其实那不是云,而是有毒的瘴气!只有等它消散以后,我们才能上去”。啊!还有这等事?大家你看看我,我望望他,全傻了!马群也像知道那些云雾的厉害,自己早已停在上坡上,乌泱泱好大一片。
    为了克服高海拔给年轻战士心脏带来的负担,按连长的要求登山前我们每个人都吞服了一颗据说可以提高心动力的“苏合丸”。人到了这种时候,基本都是很听话的,领导说啥就信啥,谁都没有反驳的意思,只要能平安、顺利地到达秀沟,再调皮的骡子也成顺毛的驴。
    躲过那些可恶的瘴气云团后,停留在山坡上的马群也蠢蠢欲动了。马儿井然有序的排成数支队列,齐头并进地向山顶爬去。冥冥中像有谁在刻意指挥似的,神奇而不可思议!山坡上,不时有碎石滚落,我们待在一旁看着马群慢慢地向垭口汇拢。最后,消失在云端中的豁口处。
    该我们行动了,我跟从山上下来接应我的连长一起,牵着骆驼,拽着马慢慢向高处徒步攀爬。没爬多远我就明显感觉到不适了,心脏失去了往日的节奏,胸部在撕裂着痛疼,喉管里像是装上了一个哨子,生痛且发出刺耳的“齁、齁”声,双侧的太阳穴随着心跳在剧痛,四肢瘫软无力,大脑一片空白。我清楚这是严重缺氧的高山反应,可是只能咬紧牙关坚持住往上爬。我看看身后的骑马,它有气无力的跟在我的身旁。唯有那驮着沉重驮子的骆驼,它们好像打了鸡血,迈着强而有力的步子“嗷、嗷”的高喊着走在了前面。这时,不是我牵着它,而成了它拉着我。连长也在不断地鼓励我加油,我坚持着,挣扎着终于站在了那高入云端的垭口。
    站在垭口,风从南面迎面扑来,这时的感觉顿时有了改善。可是,眼前的险境又惊出我一身冷汗,垭口上不宽的山顶前方竟然是一处悬崖断壁,深不见底的悬崖下是深不可测的峡谷,我们紧靠在北边一侧,跟着连长向东边宽阔处怯怯地蹭去。
    来到下山处,我又傻眼了!这哪里有下山的路,只是一段坡度很大的山坡,人根本不能正常站立着走下去,更何况骆驼和马。连长告诉我下山要侧着身子往下出溜,还在前面给我做出了示范。奇怪的是在他下山的时候,跟在他身旁的马、骆驼也都模仿着他的样子,斜楞着身子有惊无险的向山下溜去。我学着连长的样子,壮起胆子牵着马,伴着脚下哗哗啦啦的碎石,像是天兵下凡,总算有惊无险地下到了谷底。
六,夜闯“黑龙沟”
    这谷底跟山的北面有明显的不同,峡谷里吹拂着清爽的风,脚下的土地也感觉到松软、湿润,就连两侧的悬崖峭壁也不像沿途那些山的颜色。只是我们身处的这个峡谷没有先前走过的那些宽敞,沟内满是高大的巨石,窄的地方骆驼驮着驮子勉强通得过去。沟里生长着不少带黑刺的植物,植物枝干上挂满了枯草和朽木。连长告诉我,这就是“黑龙沟”。
    连长走在前面,我紧跟在他的后面。这时,天色已晚,天上厚厚的乌云,像把黑龙沟罩在了罐子里,沟里阴暗看不清眼前的路。我凭借前方骆驼不时传出的吼叫和驮子上那些用废弃罐头筒做成的“驼铃”传来的微弱“当啷、当啷”声辨别着方向。
    黑暗中,无法分辨这黑龙沟的状况,只感觉沟内就是一处由大石块组成的巨石阵,高大的石块,左挡右堵限制着我们的每一步,我们在石块空间绕行……。
    渐渐的天空的云层消散了,月亮露出明亮的轮廓,繁星也在云彩的缝隙间眨眼,眼前的路清晰可辨了。
    这时,我听到前方远处传来阵阵熟悉的马儿在嘶鸣,那是马儿在宽阔地段独有的、寻找伙伴的嘶鸣,我判断“秀沟滩”该到了。
    艰难的“上山”路终于结束了,那天是1968年5月4日深夜。皎洁的月光下,宽阔的秀沟滩静卧在昆仑山的怀抱中,还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冰封世界,秀沟牧场还在沉睡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1-19 03:28 , Processed in 0.06934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