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0|回复: 2

王冬孩杂感随笔之一一三 《知青回城功归谁人》之我见

[复制链接]

243

主题

81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671
发表于 2019-2-10 19: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回城功归谁人》之我见
王冬孩
近十数日,泉城雾霾弥漫,污染严重,为自身健康的缘故,极少出门。闲极无聊,在家读微信上的文章消磨时间。昨天收到老战友陈兄志忠转发过来的这篇文章,读罢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心潮起伏,似有许多话想说,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只是个初中生,没有读过多少书,阅历也不甚宽广。但是直觉告诉我:历史要靠事实也即史实来说话。毕志华先生在文章中,援引了许多官方出版的数据,来证实他的观点,看似无懈可击。鄙人却颇不以为然:史书多是历史学家眼中的历史,它绝不是真实的历史还原。鄙人只想用个人经历的身边事来还原历史的真实。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不行的,他或许可以欺瞒一时,却不能欺骗一世。
我是青海建设兵团的一名知青,原籍山东济南。我们连队编制人数250人左右,在1979年前,因不适应高原气候、原籍家庭双亲无人照料、工农兵推荐上大学等原因,离开农建师编制的,统共总不超过5人。而经过抗争之后呢?
1978年底到1979年底前后,陆陆续续有云南知青下跪、绝食、上访的小道消息,传到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的青藏高原。我们青海农建师的战友在此之前,也有所行动,用小字报、大字报的形式,揭露农建师某些领导贪污腐化、奸淫女战士、迫害战友的暴虐行为。但是没有形成规模,没有最终目标。受到云南知青行动的启发,组成知青上访团,先到团,继到师,再到省城西宁,要求面见省委主要负责人,反映我们或就地分配工作、或异地调配工作,当然最好是返城回原籍的诉求。鉴于领导的傲慢、漠视、推诿、拒绝,被逼无奈开始采取:静坐、演讲、绝食、进京等一系列行动。迫使省委答应了部分要求,上访团撤回农建师驻地:格尔木。
岂料,这只是省委的一个缓兵之计,他们根本就没有下彻底解决农建师知青前途的决心,更遑论计划。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关键时刻,青藏铁路一期工程格尔木通车典礼,让处于绝望中的山东和西宁8000知青,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于是,他们决定利用这个大好时机,做最后的拼死一搏。
1979年9月15日,清晨6点左右,青海兵团知青1000多人,分别从各自的连队出发,所有能利用的交通工具全部上阵:轮式拖拉机;“军垦吉普”(马拉架子车);自行车;马车;就近的直接步行。于当天上午9点钟前,冲破解放军组成的三重人墙,抬着棺材冲进通车典礼会场,集体静坐,要求前来参加典礼的省委主要领导和中央领导,接见我们知青代表团,听取我们的诉求。但是,这些高官要员们宁肯中断典礼,择日另行拍摄造假现场报道,也不肯屈尊。不错,承他们手下留情,当场没有公开抓人,只暗中抓了两个中途离开静坐群体去上厕所的战友。为救出这两位无辜的战友,知青们当机立断,拘禁了格尔木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怜惜他年高体弱,难以忍受高原严冬腊月的夜晚风寒,让他承诺尽早放人后将他放回。这位性情豪爽的蒙古族汉子,还是很讲义气,十分看重一诺千金的,回去后就践约了自己的诺言。
但是,官居高位的那些省委领导,又是怎么做的呢?通车典礼受阻事件过去仅仅五天,即9月20日,就有大批公安干警,带着尚方宝剑,从将近800公里之外的省会西宁,杀气腾腾的赶到格尔木。在师部召开的连级以上干部大会上,省公安厅的负责人明确表态“我们要抓人”。随之威武雄壮地进驻到农建师的各个连队。进驻到我们三团五连的总共有20多人。他们当即囚禁了五连知青上访团4位主要成员。当然,最终他们抓人的计划彻底破产,一个战友也没被抓走。众怒难犯,知青返城已成燎原之势,已是大势所趋,任谁也阻拦不住。谁妄图自不量力,下场只能是螳臂当车,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身碎骨。
记得好像毛主席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经过验证:这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1979年至1983年,我们青海兵团三团五连的所有知青,除个别自愿留下实现个人抱负者之外,都如愿以偿地实现了各自的理想,最终都返回了自己的故乡,与亲人团聚,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
这就是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进不了官版史书的“知青返城”的一段真实历史。就此我就想问一句:“你说知青返城应该功归谁人?”你们黑龙江建设兵团是如何回城的?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的末尾而不是它的先头。”我没有发言权。
根据我的个人经历和感受,平心而论,觉得首先应该归功于云南知青的群体抗争。没有他们的静坐、下跪、绝食、进京的一番艰难曲折的斗争,引起中央高层的高度重视,全国知青集体大返城,并最终终结知青上山下乡的错误国策,都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实现的神话传说。
二要归功于赵凡这位心地善良、实事求是、勇于担当的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没有他及时的审时度势,及时向中央高层如实的反映情况;深居简出、工作繁忙的中央高层,不可能详细了解底层知青的悲惨遭遇,也就不可能及时作出终止上山下乡工作的英明决定。不用讳言:赵凡是当之无愧的“知青之父”。至于老人家拒绝接受这个称号,作为我们知青应该加以理解,他自有不能与人言说的理由:难言的苦衷。当然还有他博大的胸怀和不贪天之功据为己有的崇高境界。假设去现场解决问题的不是赵凡,而是一位谨小慎微、规行矩步,一切唯上面之命是从的官僚,我们知青的命运可能将是另一番下场。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换一个地点,换一个高官,差不多同一个时间段发生的知青抗争事件,得到的结果就与之大相径庭,不但诉求无结果,领头人还身陷囹圄,受到法律制裁。
三要归功于知青自己的努力争取。具体到我们青海兵团就是这种情况。面对全国兵团尤其是云南兵团纷纷大批回城的局面,没有哪一级,哪一位领导出面,主动联系我们商谈回城的事。而是加紧宣传办好农场的重要性,进而还要推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假如不是我们自己奋起抗争:上访、静坐、演讲、绝食、进京、抬棺、卧轨等一系列行动,现如今的我们这8000名山东、西宁知青,毫无疑义的还在昆仑山下那片戈壁荒原上。不过是青春不再、壮志难酬;佝偻着身躯、蹒跚着脚步,苟延残喘着挨日子、度余生。
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归功于当时宽松的政治气候。祸国殃民的“四人帮”被抓获,饱受十年文革磨难的政党和人民,久乱思安。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人民的意愿。华主席、邓副总理顺应了历史潮流,完成了历史赋予他们肩头的历史使命。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行文至此,我再想问一句:不知这位毕志华知青,您是怎么回城的?不知是否这次知青大返城的受益者?如是,我想将您文章中引用的两个成语,反送与您:不要“忘恩负义”和“恩将仇报”!反之,则又另当别论了。仅此而已!
不妥和错讹之处,尚望批评指正。
2018-12-15于山东泉城西蒋峪怀旭书斋匆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6

主题

2020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143
发表于 2019-2-13 10: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这面历经沧桑的旗帜,将永远飘扬在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中,因为其燃烧的激情已化为永恒,成为中国土地上永远不被毁灭的灵魂。激情仍在燃烧,知青的故事还会继续下去。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

主题

184

帖子

73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2
发表于 2019-2-14 18: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佳文:
      尊重历史!
             尊重事实!
                   尊重客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8-22 06:53 , Processed in 0.07984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