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7|回复: 0

思念母亲

[复制链接]

73

主题

203

帖子

53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4
发表于 2019-5-12 15: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方润 于 2019-5-12 15:22 编辑

思念母亲

母亲生于宣统3年的1911920日,农历728,共有姊妹五人,在家排行老小,上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从小母亲便是其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疼爱,哥姐相让,虽然家中的农活从没干过,但闺蜜中的针线绣品却又喜爱又熟练,绣品颇丰,因此积攒了不少的私房钱。

母亲,是位善良、质朴、勤劳、理智的女人,在婚前曾是父亲的学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封建思潮浓郁的北方农村,女孩能够上学堂己实属不易。婚后,为家庭、为帮助父亲的事业,为养育子女,跟着父亲是吃苦受累四处奔波。当父亲决定搞所谓的“实力救国”建立织布厂时,她又快速地学习、熟知纺织厂的各道工序,使自己撑握了纺织厂内的各种技术,因此厂内外工作无所不会、无所不能、样样精通。解放后,母亲退出了厂里的工作,专事理家,照顾家庭,养育子女。并积极地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母亲不管寒冬暑夏,一年到头总是忙碌不停,全家人的吃、喝、穿、住、行,家庭的里里外外、事无巨细全凭母亲一人打理,甚至垒锅灶、房屋漏雨维修也由母亲亲自搭理。子女的平日教育、做人的道理,连我们的学习情况也是母亲检查督管。对我们子女来说是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我们健康成长的慈祥母亲,伟大的母爱一直伴隨着我们的成长,影响着我们的人生。

离厂理家给了母亲更多照顾、教育子女的时间和给予子女更多母爱机会的同时,也给了母亲更多展示生活多样性的空间。从1953年搬回小村庄后,母亲便积极地参入街道工作任居民小组长,1954年开始任小村庄街道办事处第八居民委员会副主任,主管治安、卫生工作直至1966年文革兴起的前夕。在任期间,对工作积极带头、一絲不苟、认真负责、帐目淸楚月月公佈,辛辛苦苦辅佐了五届正主仼的工作。博得了街道领导和广大居民群众的信任,以至后来的老人们提起当年的宋主任,无不称赞有加。在这期间,母亲还担任四方区工商联的工商业者家属的片区组长,负责小村庄、西太平村管区一带的工商业者家属的组织和学习工作,为党的统战工作尽心尽力。由于母亲在人生道路上的辛勤付出,曾多次荣获区、街道办事处的先进积极分子荣誉称号,也曾受到过青岛日报社记者的采访报道。

母亲,除了做一些必需的家务外,就是被居委会、邻里间、或社会上的事物缠身,几乎忙得天天无空暇的时间。在居委会的工作中,总是身体力行,自己动手,从不与人争吵,在邻里之间也从未与人红过脸,好多熟悉的邻居遇事愿与母亲诉说、让她帮助拿主意。母亲,是一位忠厚、勤劳、善良、热情、有求必应、乐于助人的人。不论谁家何时何地遇到困难或遇到难事,只要她听说了或找到她,便会立即放下手中的一切活计,东跑西窜、想方设法地去帮助解决、处理问题,因此深得居民们的爱戴。

记得有一年秋天的一天下午,母亲刚做好午饭正在熄灭灶火,一位隔着一条胡同三十多岁的妇女慌里慌张地哭着跑进了门,她哭诉着:宋主任,快救救命吧,孩子他爹不醒人事啦。母亲一惊扔下煤铲,二活没说,“快走”起身拔腿就拉着妇人跑了。当时我也跟着跑了去,在路上母亲问明了情况后说:可能是煤烟中毒了。原来此妇女在外屋烧火做饭,丈夫因上中班在里屋睡觉,饭快做好了,她去叫醒丈夫却怎么也叫不醒了。到她家后,母亲召呼了几位邻居将屋门卸下一扇,把病人从里间坑上抬到院子空气流通处,将病人上衣扣解开,往脸上喷点凉水、指甲掐人中等,隨后又叮嘱邻人照此继续做,自己拔腿迈着曾缠过足又解放的半大脚往区医院跑去。叫来扛着担架的大夫,就地经过一番抢救后,病人终于起死回生醒过来了,大夫说多亏宋主任对病人的处理及对病情的介绍和自己的看法,使我们有了思想准备并带了有关的抢救药物。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决定不必送医院了,送走大夫又帮着观察照顾病人一段时间后,母亲才在鎏金的夕阳中迈着疲绻的身躯回到了家。看着母亲走向厨房去准备晚的蹒跚背影,我猛然想起:母亲到现在还没吃午饭呢。

母亲曾谆谆教导我们:要好好学习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要诚恳待人、老实为人、清白做人、尽能力帮助别人。母亲对我们的‘五人’告戒,自己也是首先身体力行这样做的。她言传身教的教悔,影响着我们做子女的人生,一直是我们做人的座右铭。和谐的家庭生活、遵纪守法的行为、勤俭持家的奋发、街道工作和社会活动的努力,使我的家庭多次被评为五好家庭。

记得,当年在报名支边前的频繁动员中,面对着家中无工作的的子女,母亲原本慈祥浑园的面庞、红润的脸色、兢兢有神的眼睛,在母亲身上找不到了,整日心事重重,饭也吃不下,言语也少了,人失眠了消瘦了,经常眼睛无神地发楞、面容憔悴。看着母亲的样子,我的心在隐隐作痛,心底在流血,我是一个男子汉,是母亲的儿子,怎能让母亲替子受过?终于在一天晚上,中途合上了自学、复习的书本,决定:报名参加青海建设兵团,奔赴青藏高原支援边疆建沒。

此后,凡是家中做了好点的饭菜,母亲尽量给我往碗里挑我爱吃的。母亲白天忙于家务劳作和一些居委会的工作,夜晚一人关上屋门,为给我多做几套衣服,在昏暗的灯光下低着头划线、裁剪、“嗄噔嗄噔”地踩着缝纫机,天天忙活到半夜才休息。

1966415日下午,是我支边离家的时刻,大片浓厚的白云在蓝天上飘移,春风朝煦,春意盎然,暖洋洋地看似又是一个艳阳天。

汽车在站滿了敲锣打鼓的欢送人群的马路上,缓慢地行驶着。当车行到我家附近的马路时,忽然从人群中传出呼叫我乳名的声音,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啊,从我‘哇哇’叫着出生落地开始,耳边便听惯了这慈祥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更加让人有亲切之感。这声音中包含了多么深重的母爱和希冀,是多么的甜蜜,而现在熟悉的声音中却又渗杂着发抖、撕哑、悲凄的音符。

循声看去,只见母亲在妹妹的搀扶下,冲出人群,用她曾缠过足的脚,蹣跚跄踉地追赶着汽车。她边挥手边撕裂着嗓子喊着我的小名:别忘了,要清清白白地做人。母亲的这句话至今铭记在心,成为我-生的座右铭。看着跟在车后呼喊的母来,我猛然发现二十几天的功夫,母亲己苍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深了、也多了,脸庞消瘦、苍白了,眼窝塌陷了,一头乌黑的浓发增添了银絲。看着她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身影,而在我的头脑中,母亲的身影形象却越来越高大,朦朦胧胧中占领了大脑的所有空间。我不断的挥动着手臂,而心中却像打翻了五味瓶,又象是被淘空似的、被鞭子抽打一般的疼痛,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双眼顺着脸颊流淌。心里在默默地说着:“娘啊,我一定记住您昨晚的叮嘱:做人做事不能昧良心,要清清白白好好做人,对得起人生,年轻人不要怕吃苦劳累好好干,要自强不息,不要让人看不起。

离开家了,真的是离开家了,不知什么时侯,乌云密布,天空灰暗没了蔚兰色,太阳的笑脸也躲进了云层,天开始阴沉下来,汽车驶出了区界,加快了速度向火车站驶去。

从此以后,母亲的音容笑貌、母亲的言行举止、母亲的心思胸怀,甚至母亲的整个人都活灵活现地跟隨着我的-生,充斥着我的心胸,活在我永不沒落的记忆中。

  我亲爱的母亲於14年前94岁时去逝,人虽己去,山河犹存。愿老人家天堂快乐,时刻保佑着他们的子孙后代。

  母亲,我亲爱的母亲,您是儿女们永远的思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0-23 15:32 , Processed in 0.09601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